纳吉为了夺权,已经没有下限,只有S4S这班傻佬还蒙在鼓里

583
纳吉为了夺权,已经没有下限,只有S4S这班傻佬还蒙在鼓里! 版主前言:S4S这班家伙我一直很感冒,他们真正体现了什么叫做 “自圆其说”,但是不知道经历了几次被国阵打脸,依然大言不惭的试图帮国阵圆谎。从以前说人联党会支持独立,需要靠本土政党才能争取独立,甚至浩浩荡荡号召全砂拉越人签名,搞到最后现在连一分像样的报告都拿不出来。亏我们之前还给他们上报的机会,结果原来是一坨屎。 霹雳变天,你还记得吗? 很多人相信都忘记了在2009年发生的霹雳变天大事件。当时的霹雳变天号称马来西亚宪政危机,以微差执政的民联政府(当时还是民联),民联31席 VS 国阵28席,国阵只需要三个人跳槽就可以拿回执政权,相比起当时的其他州属,霹雳是最摇摇欲坠的,也因此成了下手的最佳缺口。后来的三个议员跳槽,就成了霹雳二度变天的最佳契机。(跳槽者之一许月凤至今不敢踏入九洞选区) 事件发生在2009年5月7号,正好是纳吉正式成为首相的一个月后。纳吉算是巫统当中最没有政治底线的领导人,他的手即使占满鲜血依然面不改色,而霹雳政变,只是他开始的最初一步挑战宪政底线的手段。如果说霹雳政变只是霹雳人自我玩弄的一个手段而没有经过纳吉首肯,说出来肯定没人相信。 整个霹雳政变的过程堪比电影,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上网查资料,我只会在这里写大概,免得浪费大家时间。 故事大纲:霹雳民联微差执政,国阵找到缺口,弄到三个青蛙跳槽,霹雳民联其实一早手上就有 “跳槽即跟议长辞职” 的信件,也交到当时的议长西华古玛手上,议长西华古玛宣布议席悬空,但是选委会不配合这个信件的法律效益,宣布三个青蛙依然保有议员资格(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 大臣尼查立刻进宫觐见苏丹要求解散议会,但是按理来说苏丹会配合州领导人,可是这次没有(这是另一个关键点),后来新任纳吉钦点州务大臣赞比里率领宣誓就任,三千民众抗议,红头兵发射超过五十枚催泪弹,这时候民联召开议会,但是却被州秘书和州议会秘书组止开会,议长西华古玛率领议员在100尺外树下开会,但是后来法庭宣判议长不可召开非法会议(这是另一个关键)。 5月7号,国阵召开州议会但是却没有通知唯一的合法议长西华古玛,尽管如此,西华古玛当天依然进入议会开会并且强坐在议长椅子上不离开,跳槽议员许月凤在议长仍然在议会厅的时候,宣布主持议会并且撤换议长(这还是关键),并推举非议员甘尼申成为新任议长,警方这时进入议会厅强行带走议长西华古玛,并且将其软禁一个小时,甘尼申坐上议长位子,宣布州议会延期、休会。 霹雳政变再看砂拉越议会,纳吉从此没有底线 霹雳强势夺权,已经成了马来西亚先例。在完全没有任何合法性的情况下,逆转一个州政府。更何况是美里埔奕的一个州议席? 陈长锋有没有双重国籍在还没有任何法庭下判之前,单靠议会厅内的黄顺舸所谓的 “证据”,直接动议要求撤销陈长锋议员资格,并且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完成辩论,以投票方式(70对10票)通过动议,这个做法简直是马来西亚另一次的宪政危机。 一个议员在没有任何实质证据之前,被议会直接下判,开了先河,是不是议会将成为以后国阵铲除异己的手段之一?没有人否定议会撤销议员资格的权利,但是任何撤销议员的做法都应该要有足够的说服力才能将一个议员撤销,而不是马马虎虎、随随便便的在短短一小时之内以人数优势通过动议。 S4S的领头羊适合做绵羊,自己的国度宪政危机了还在梦游 S4S的领头羊还试图帮国阵的极权圆谎,摆到明就是铲除异己的行为却被梁传宏解释成合法合理。你们自己的国度砂拉越已经面对宪政危机了你知道吗? 先不说砂拉越会不会独立,只是看看砂拉越政府开了这个先例,以后万一公投法通过并且在砂拉越实行,若是有一天在野党提出的公投法国阵不满意,而国阵要用自己的版本的公投法针对砂拉越一些大众事物来公投,用动议把议员先赶出议会,然后在通过动议提呈某某公投法,然后再利用这个公投法迫害百姓,到时候你负得起这个责任? 砂拉越报馆的老总要搞清楚,我们砂拉越人今天面对的不是一个议员被革除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而是整个砂拉越甚至全马的宪政危机!如果报馆始终站在 “这是小事” 的角度来处理,砂拉越人始终当作这是一件小事,那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MA63 已经作废可是即使国阵避而不谈,我们砂拉越人也不出声了。 水煮青蛙,就是如此。

S4S梁绍栋原来如此素质!直播竟然看到本人了!

2688
版主前言:之前就对砂拉越这个组织很有兴趣,谁知道今天晚上就有网友投书爆料,版主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把故事放出来跟大家分享。当然,任何关于这种伪民运的资料,都可以通过爆料,来让版主知道,版主再次强调:这里的所有爆料都是匿名的。所以请尽管放心,连版主也不知道你是谁。 事发起因: 日前李宗伟跟林丹再度对决,S4S(砂拉越所谓的民运组织,但实际上是人联党的外围工具)两大成员梁传宏(身在Miri)及梁绍栋(身在Kuching),竟然不约而同的在FB发布 “希望林丹打败,李宗伟”,并且使用了“马来番薯”字眼来侮辱李宗伟。 后来有个刚加入火箭的党员Brandon Fook(外号 Peace Fook,前S4S成员。但后来发现S4S内部有很大问题,所以在砂拉越大选前立即抽离组织,也成了目前攻击S4S最落力的一个网民)看不过眼,就在古晋吹水站及自己的面子书贴上他们两人的言论,并写下:“S4S大队的领导人物,可以不要丢砂劳越人脸吗? 你不支持静静就好,没人会说你们是哑巴!”。 岂知,Brandon Fook 这个举动,竟然引起两人不满,并且指名道姓说将会报警!Brandon 认为自己没有错,他只是将对方的言论screen shoot,并没有任何的修改及添油加醋。 而且,梁传宏的面子书下方网民言论也是一面倒认为这个字眼不妥,并有网民认为是不是梁传宏的面子书被入侵了。而梁传宏依然理直气壮的表示是自己发的,并没有问题: 也有网民直接在留言点评梁传宏嘴贱。 同样的,梁绍栋下方留言也是有人直接点出问题所在: 甚至有网民直接点破他们两人说到这么好听,实际上也是在支持国阵: 然而就在4月10日晚上,因为梁绍栋不满 Brandon Fook 讲他的言论贴到古晋吹水站让自己变成 “网络红人”,并且惹起骂名,竟然约Brandon Fook 到古晋某饮食中心见面,实际是“讲数”。 当时Brandon Fook 到了现场并没有直接与梁绍栋见面,主要是不想惹起任何骂战,如果是理性讨论则另当别论。岂知梁绍栋迎面走来,就把Brandon Fook 臭骂一顿,没错,是臭骂。简单来说就是大声骂人,内容空洞而已。(梁绍栋之前是用Alex Ak Leong来作为网名) 当然,Brandon Fook 也表明自己有这个权利加上并没有诬蔑任何人,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有错。两方就吵了起来。 后来,Brandon...

埔奕补选谁会出战?联民党潜能候选人:拥枪的蔡金忠

970
埔奕补选谁会出战?联民党潜能候选人:拥枪的蔡金忠 在介绍这次联民党候选人之前,版主要先帮大家科普科普一下联民党。严格来说联民党就是人联党的 “退化版”,联民党人百分之九十九是来自人联党,也就是人联党跑出来自立门户的一些人。当年阿德南(已故砂拉越首席部长)刚刚上位,需要许多财团跟他配合,但是人联党内部却暗流一股 “要消灭财团” 的氛围,因而导致联民党的出现。联民党的主要领头人是黄顺舸,但是里面的候选人大部分都是来自砂拉越主要几个大财团,涵盖伐木业、造船业、油棕业等等。 蔡金忠(Bruce Chai),是前美里人联党青年团执委,去年离开人联后与另一个人联叛党律师陈忻一起加盟亿万富豪许庆璋的前进队伍(外界戏称钱进队伍来调侃财团政党)并在后来一起回锅到由黄顺舸等其他财团领袖创立的联民党。 蔡金忠野心勃勃,为了争取上阵的机会,曾在去年四处收集签名来抬高自己出线的可能,而且还成功收集了 “1300个签名”。岂料最后埔奕选区还是由他老板(许庆璋)上阵。至于许庆璋上阵之后,蔡金忠依然表示全力支持许庆璋,这当中有没有其他的协议,例如等多五年下一届许庆璋会让路给蔡金忠上阵则不得而知。 拔枪威胁百姓,至今官司缠身 数年前,蔡金忠的工厂附近,有个马来人在附近放风筝,但是因为风筝掉在工厂范围,马来人只是跑去捡风筝却被怀疑是窃贼,被他们工厂员工殴打至受伤,蔡金忠甚至拔枪威胁那马来人。马来人被殴打的事件没有被提控,但是马来人仍然因为拔枪威胁的行为,通过律师起诉蔡金忠。目前这个案子,还在审理中。至于会拖到何时何月,天知道?蔡金忠的这家公司就是美里人都知道的 A.T. Dunia,普遍上大家认识这家公司就是他们都是做运输之类的东西。 金忠爱杯中,夜店喜相逢 蔡金忠也经常流连夜店,还是轰动全国的比尔卡勇谋杀案其中一位潜逃国外后来被捕的拿督李志坚嫌犯好友,往来亲密。一个是拥枪威胁的财阀,一个是涉嫌谋杀潜逃被捕的嫌犯,两个人成为好友,根本不是稀奇的事情。起诉亲兄弟,亲情几两金? 除了被该名马来青年起诉的官司,蔡金忠还有另一个官司缠身:他因为跟自己的哥哥Alex Chai 闹不合,聘请律师起诉A.T. Dunia,并且退出A.T. DUNIA 公司管理层。至于不合的内情则不清楚。不过这种豪门不合的理由一般上都是分钱不均而惹起的,相信这则也不例外。 一生传奇,包括埔奕? 背叛人联党、过档联民党、拥有枪械且滥用、扮演为民服务的假面具试图竞选。但是他的传奇神话,是终止在埔奕,还是从埔奕开始?若是国阵真的派他出来当候选人并中选的话,版主可以预见:将来选民有事相求,万一一言不合,档在你面前的,应该是手枪。

自称IS黑客侵入美國3地方政府网站 要特朗普为穆斯林每滴血负责

58
开斋节,6月25日,美国俄亥俄州、马里兰州和纽约的政府网站被黑客攻击,页面显示支持极端恐怖组织的信息。 一个自称为“DZ”的组织攻击了相关的政府网站。被黑的页面呈现黑色背景,在登陆页上的文字显示“特朗普、你和你们所有人,要为穆斯林国家所流的每一滴血负责”。页面末尾写着“我爱伊斯兰国(IS)”。 据此,CNN称,该黑客组织支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但由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尚未回应,并不能确定是否真的属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不过,观察者网发现,这面位于页面中心、黑底白字写着清真言的旗帜,一般是由基地组织使用,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通常使用的旗帜不同。 此次黑客行动入侵了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该州第一夫人凯伦·卡西奇(Karen Kasich),俄亥俄州康复与矫正部门,医疗补助保险,以及赌场管理委员会等官方网站。 到26日早上,俄亥俄州这些被攻击的网站已经恢复正常。卡西奇的工作人员在25日说,他们在被告知自己的网站遭到黑客攻击时已经在进行修正。 俄亥俄州行政部门发言人汤姆·霍伊特(Tom Hoyt)后来发表声明说,所有受影响的服务器都“脱机了”,并且已经针对黑客攻击行为展开调查。 霍伊特说:“我们也在与执法部门合作,以便更好地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俄亥俄州财政部长乔希·曼德尔(Josh Mandel)26日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发布被黑的政府网站截图,并配文“醒醒,热爱自由的美国人,激进的伊斯兰教渗透到了中心地带。”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俄亥俄州地区办公室没有透露他们是否知道自称为“DZ”的黑客团队。 同样的极端组织宣传内容也于25日出现在马里兰州霍华德县的政府网站上。这个县位于马里兰州中部,靠近华盛顿。到26日上午该网站也恢复正常。 霍华德县行政长官艾伦·科特曼(Allan h . Kittleman)发布声明表示,“没有泄露数据,也没有个人信息受到损害,”“霍华德县政府正在与执法部门合作,目前正在进行调查。我们为造成的任何不便请求原谅。” 纽约市布鲁克黑文通讯主管杰克·克里格(Jack Krieger)表示,布鲁克黑文的官方网站也遭到黑客攻击。 被黑页面也是呈现同样的黑色背景,极端组织标志及文字。 当地官员在得知这个问题后立即将网站关闭,并于26日上午恢复正常。 该黑客组织曾宣称,对之前威斯康辛州里奇兰县及其他地方,如苏格兰阿伯丁的类似黑客入侵事件负责。 美联社报道称,这次黑客入侵事件是正在不断发展的网络恐怖主义的一部分,全球许多政府和企业早已深受其害。

阿都拉曼达兰、民政党和槟城中文报记者,到底有什么猫腻?

277
阿都拉曼达兰、民政党和槟城中文报记者,到底有什么猫腻? 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也就是国阵策略通讯主任,其实曾经获得首相亲自拨款的好几千万资金来加强在社交媒体上的攻势。 在2013年前,国阵依然是依照传统模式,在平面媒体、电视和电台媒体上扭转舆论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可是2013前后,发现这个扭转舆论的方法只能在一些小众当中奏效,主要原因是大部分人,尤其是在城市区各族选民,掌握了新的资讯管道:社交媒体。这也导致国阵一直以来惯用的方法成效很低,也间接导致505在野党大胜,尤其槟城只剩下寥寥10席国阵议席,相比起国阵在308的11席,国阵可谓之惨败。 首相纳吉发现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处于严重的弱势,一向来惯用的伎俩无法有成效,于是委托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想办法开拓社交媒体的新疆土。其中最为热络需要依靠这笔资金的政党就是民政党和马华。因为在308和505,马华民政的成绩可以用 “贴地” 来形容,至今依然在槟城一席不剩。相比起只是内斗加上烂船还有三斤铁的巫统,马华民政更加急需这笔资金来挽救人气。因此,民政党马袖强就从中接收了来自这资金的一部分,成为攻击华人选区的主要经济来源。而且他们深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从2013年之后,就开始将矛头对准行动党的领导人之一——林冠英。 所以在2013年后,林冠英就相继被揭发了许多所谓的 “丑闻”,虽然这些丑闻都在之后一一被解释过,但是带给林冠英本人的伤害确实不小。民政马华没有信心可以赢回槟城议席,他们只要确保 “林神效应”不会再帮任何其他州属加分,他们就有翻身的余地。换句话说,即使槟城选民依然支持林冠英,其他州属选民却对这种抹黑行动有感,那就算是成功的一小步。 至于马华民政的运作模式是怎样?请看下去。 1.收买记者 收买记者其实不算是新招,一直以来国阵都有固定养着一班小记者(后来被跃升成大主任)来帮他们写文告,这是最基本要做的功夫。但是在有了更大的金源之后,国阵开始加码。要知道摄影记者很常可以拍到摄影对象的丑照,其实一般是不会让这些丑照出街并删除。但是在国阵注入资金之后,这些丑照得以见天日,因为照片开始有价值。据悉,一张丑照(依照丑的程度)可以售卖到30至50令吉。而负责收购的人就会把收购得来的照片放在一些面子书粉丝专页(其中很多是以 “地方特色” 来命名的粉丝专页,但是实际上确实炮打希望联盟为主的假中立专页)。 2.聘请长期研究员 因为国阵毕竟做过多届州政府,所以他们很清楚在什么关节上,作为 “执政不完全” 的州政府容易踩到地雷。很多政策是卡在联邦不放手;又或者是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在角力等等,这些研究团队的专长就是天天等着州政府推出新政策或者是在旧政策上的不足之处(并非有贪污成份的细节)加以涂脂抹粉,制造出一套论述来强力攻击槟城 / 雪兰莪的施政。举个例子,雪兰莪选民也知道雪兰莪境内的垃圾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问题,但雪兰莪选民也看到州政府在处理非法垃圾的课题上确实是有收效,可是这依然成为了国阵攻击雪州的一个强力武器。因为在国阵制造的舆论之下,垃圾问题只会分成 “有垃圾和没有垃圾”,却完全忽视 “非法垃圾大幅减少” 的成效。在国阵可以制造舆论并且加砸资金在社交媒体上打广告的重击之下,许多雪兰莪以外的选民至今还是会被影响认为雪兰莪政府做得不够好,甚至刻画出 “其实选谁都一样” 的思考方向。 3.设立社交媒体网军 设立社交媒体网军这个概念已经不止一次在国阵领袖口中出现过。换句话说,他们甚至可以公开并且很直接的告诉你:我们在组织网军。 社交媒体要设立网军也是需要一大笔资金,首先是建立一堆的假账号。这些假账号即使在面子书的强力严打之下还是如雨后春笋,其实只要秉持一个原则:你砍我100,我设立150。 另外,大量收购并设立粉丝专页。许多原本在505前的亲在野党专页都在被各种威逼利诱的情况下被国阵收购,其中许多还是自己的版主变节所致。这其实也变相的证明了当初国阵说火箭有2500名 “红豆兵”并且养在槟城和吉隆坡总部的说法不成立。因为如果火箭有给钱和监督这批网民,又怎么这么容易变节成今天掉转枪头打击火箭的工具? 4.专栏评论作者 这种专栏 “作” 家,还真的是得个 “作” 字。因为依照现在的国阵模式,只要你在传统媒体以专栏的方式写一篇(即使内容文笔差到版主差点怀疑自己),都可以跟国阵领奖金。虽然版主不能一并概括所有 “在专栏骂林冠英的” 都有领钱,但是你们当中肯定有人领,相信你们自己也大概猜到是谁。这些专栏的文章也会被国阵的枪手一并把剪报贴上面子书,来个物尽其用,让他再发酵一次。总之原理很简单:打就对了。 5.露脸当小丑 只要你肯露脸在媒体上大肆讨伐林冠英、槟城政府、雪兰莪政府,你一定可以享有津贴。其中最著名的就是 “不容无赖”...

伊党倒行逆施,40年党龄元老也退党

2567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倒行逆施,公开出席巫统部长的活动,已经招致基层党员不满,在全国各地都爆发退党浪潮。 该党长老会核准代表大会通过的议决案,正式跟公正党断交。 希望联盟目前的成员党包括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与土著团结党。伊党之前已与民主行动党党、诚信党与土团党断绝合作关系,如今连仅存的公正党也断交,换言之,伊党已经与希望联盟所有成员党都断绝政治合作关系,且全面退出在野党阵营。 失望伊党与公正党断交 在霹雳州江沙,一名党龄40年的元老Mohd Hamka,5月13日与41名志同道合的好友,集体加入国家诚信党(Parti Amanah Negara),继续推动人民改革议程。 Mohd Hamka,也被当地居民尊称为Mat Deka,自1977年以来,就加入伊斯兰党,并且积极推动伊党在地方的党务。 他是在诚信党副主席Ustaz Hasanuddin Mohd Yunus的见证下,加入江沙Kampung Jeliang支部。伊党Kampung Jeliang支部,是当地历史最悠久也最活跃的支部,如今Mat Deka率众加入诚信党,伊党在当地的影响力已经江河日下。 Mat Deka表示,伊党最近倒行逆施的行为,令他及当地的朋友对伊党非常失望,也促使他们退出,並加入诚信党以延续改革议程。 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伊党议决与公正党断交,这意味着伊党全面退出在野党阵营,他责问,伊党跟巫统越走越近,跟所有在野党闹翻,证明了伊党根本不再是坚持人民斗争的在野党。 Mat Deka会加入诚信党,因为诚信党能够延续伊党当初所坚持的改革议程,推翻国阵。 今天的入党仪式,Mat Deka亲手折起伊党的党旗,象征他在伊党40年的斗争,已经告一段落。 见证他入党的诚信党领袖,也包括霹雳州诚信党主席Asmuni Awi, 瓜拉江沙区部主席Hasnul Zulkarnain 以及前瓜拉江沙补选候选人Dr Ahmad Termizi Ramli。 同一时间,伊党Padang Rengas区部主席Kapten (B)...

沈桂贤,你没去开会,如何反对旅游税?

1124
沈桂贤此人,堂堂心脏科大医生,专业人士从政,原以为会在政坛树立一股健康风气,怎知道加入国阵近墨者黑,竟然学会厚颜无耻的讲骗话。 最近砂拉越旅游部长和联邦旅游部长纳兹里因为旅游税事件爆发口水战。 明明砂州国阵有6个内阁部长,有23个国会议员,在内阁会议没有出声,在国会全力通过《2017旅游税法案》,但是旅游税落实之后,却在扮无辜耍无赖,连纳兹里都忍不住斥责,这些人当初有份赞成,现在却想推卸责任。 最厉害还是沈桂贤,身为人联党主席的他,除了是州部长,也是上议员(Senator),竟然到处宣传自己有份在国会反对旅游税。 根据程序,旅游税法案在下议院通过之后,仍必须经过上议院最后一关,上议院大多数是国阵委任的,辩论也只是例行公事,大家都知道法案必定会过关。 旅游部长纳兹里是在4月27日下午6点提呈上议院,会议记录可以下http://www.parlimen.gov.my/files/hindex/pdf/DN-27042017.pdf 翻查整份会议记录,沈桂贤根本就没有出席,也没有讲过一句话,何来反对之说? 如果你遇到沈桂贤,请问他这个问题,Dr Sim,你当天没有出席上议院会议,会议记录也没你的名字,请问你如何反对旅游税法案?

伊党再分裂!不满母体与国阵合作,雪伊党议员酝酿跳槽

1813
伊斯兰党在全国大会上通过与公正党断交及全面攻打公正党议席等动议,可能因此再次引发内部矛盾并动摇雪州政权,有人说,这会严重冲击希望联盟来届大选胜算,导致事后爆发公正党雪州议员跳槽的谣言。 但是,探子回报,事实并非如此。公正党也许怕输掉来届大选,但是雪州伊斯兰党的议员和大大小小在雪州政府分享执政资源的党员及支持者,更怕输到底裤都没有, 据悉,至少有5个伊斯兰党雪州议员不满母体明目张胆跟国阵眉来眼去,酝酿跳槽去公正党或团结党。 这5个州议员,分别是: 1)Abd Rani Bin Osman - Meru州议员 2)Ahmad Yunus Bin Hairi - Sijangkang州议员 3)Halimah Ali - Selat Klang州议员 4)Hasbullah Bin Mohd Ridzwan - Gombak Setia州议员 5)Iskandar Bin Abdul Samad - Cempaka州议员,伊党副主席,雪州行政议员 明眼人都知道,伊党虽然掌握了20%的马来票,但是其党主席哈迪阿旺倒行逆施,来届大选肯定得不到非穆斯林的支持,伊党跟公正党断交,单打独斗更加不用想赢得雪州任何议席。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议员如果还想继续议员生涯,不要跟哈迪撞冰山,跳槽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过往的选举,伊斯兰党成为在野联盟的一份子以及和其他在野党有选举协议时,表现得最好。 1999年全国大选,当它是替代阵线(替阵)的一员时,它赢得历史性的27个国会议席。2008年,当它和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有避免三角战的选举协议时,它赢得23个国会议席。2013年,当它是人民联盟(民联)的一员时,它赢得21个国会议席。 单独竞选时,伊斯兰党最好的选举表现是在1959年赢得13个国会议席。就算是1974年全国大选,它是刚成立的国民阵线(国阵)的一员时,它也只能赢得13个国会议席。 哈迪凭什么如此满怀信心,认为伊斯兰党可以超越1999年全国大选的表现?当时它是替代阵线(替阵)的一员,赢得27个国会议席。 纯粹为了论述而言,假设伊斯兰党可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和希望联盟(希联)避免三角战,并且竞逐和2013年全国大选同样的席位(这不是必然的情况)。 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假设伊斯兰党能基于纳吉和国阵不受欢迎,而比2013年全国大选多赢得2%的马来支持票。 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假设伊斯兰党能因为不再是任何在野联盟的一份子,而比起2013年全国大选时,只失去50%的华裔支持票和30%的印裔支持票。 这样一来,伊斯兰党的国会议席将由21个减至13个,和哈迪所幻想的40席相去甚远。 在最坏的情况下,假设马来选民因为伊斯兰党和巫统过于亲密而惩罚伊斯兰党,导致伊斯兰党所获得的马来支持票比起2013年全国大选时减少了2%。同时,比起2013年全国大选,伊斯兰党的华裔支持票下降60%,以及印裔支持票下降40%。这样一来,即使伊斯兰党能避免三角战,它的议席将下跌到只剩6个,而且都在吉兰丹州。 哈迪在欺骗他自己和其他伊斯兰党的领袖以及支持者,以为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独自参选的话,它能表现得比2013年全国大选更好。 他那赢得40个国会议席的幻想,若不是白日梦,就是痴心妄想。 伊斯兰党的支持者应该了解,这只是哈迪的幻想。要看到马来西亚发生实质的改变,他们反而应该投选目前已加入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的希望联盟,因为我们是马来西亚唯一可以打败纳吉所领导的腐败国阵政府的政治力量。 在雪兰莪,有人幻想着伊斯兰党可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单独赢得足够的席位以组织雪州政府。 选举分析员对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雪州州议会前景比我更加悲观,其中一人预计伊党最多只能赢得一个雪州州议席,即:  “在雪州,伊党最乐观的情况是,在第13届全国大选赢得的15个州议席中,它将会失去14个。即使是在一对一对垒的情况下,预计非马来人对伊党的支持会崩溃,而马来人的支持增加有限,将使其在雪兰莪州议会中剩下一个单独的席位。这不足以让它跟国阵或是希望联盟谈判以组成下一届州政府。“

唔讲你唔知,Mat Over一巴成名,已成国内最受欢迎艺人

344
俗语有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现在有现成例子,跟对鸡老板,打人没有错,烂仔变英雄。 话说,一名艺名叫Mat Over(真名Sulaiman Yassin)的谐星,出席首相纳吉举行的“2050年国家转型目标”(TN50)对话会,和马来西亚演艺人员交流时,竟当着纳吉的面冲上前掌掴电影制作人张秋发。 当时,张秋发拿着麦克风发言,纳吉在一旁微笑聆听。就在张秋发抱怨后准备发问之际,Mat Over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指着张秋发高喊“不要在首相面前无礼”,接着挥掌攻击张秋发。张秋发及时举手阻挡和闪避,结果只有眼镜被打落;他被攻击后曾尝试踢开Mat Over。 现场顿时陷入混乱,数名保安人员赶紧上前拉开两人。两人过后在纳吉的劝说下握手言和,但Mat Over事后表示不后悔动粗,因为张秋发“应被教训”。张秋发则表示没有料到Mat Over会出手打人,但强调此事已过去,他已原谅Mat Over,不打算追究。 都说打人就不对,但是Mat Over这一巴,可就颠覆了寻常百姓的认知和观点,不但纳吉没有怪罪,Mat Over还成为城中英雄,名气暴涨,尤其在国阵支持者当中。 就在5月20日,这名来自登嘉楼的谐星,就被州政府青年机构邀请成为一项青年活动的主讲嘉宾(Santai Bersama Mat Over),以欢庆国家青年日(Hari Belia Negara)。 这项活动是在乌鲁登嘉楼的Kuala Menjing足球场举办,Mat Over的肖像和告示牌已经竖立在当地各个角落。 也许,这是国阵巫统鼓吹的新文化之一,借此机会告诉年轻人,打人没有错,烂仔也有出头天。

旅游税风波:砂拉越国阵不知情?

213
旅游税触发旅游部长纳兹里和砂州旅游部长阿都卡林的争执后,砂拉越州首席部长办公室今早发出文告宣佈:砂州政府决定出大马旅游局。突然之间,砂拉越州政府好像硬起来了,敢敢跟联邦政府对着干,捍卫地方权益? 只听州政府的控诉,好像是国阵联邦政府绕过州政府,制定这样一个法令。但是我们必须知道,《2017年旅游税法令》不是一项部门政策,它是涉及征税的新法案,必须先经内阁同意,再提呈去国会,上下议院都必须通过才能生效的。 所以,要知道砂拉越国阵有没有讲骗话,或知不知情,我们回顾一些简单的事实和逻辑即可。 第一,砂拉越国阵在联邦内阁,拥有6名正部长;沙巴国阵也拥有6名正部长。总的来说,东马国阵一共拥有12名正部长。 砂拉越的联邦部长是Wan Junaidi Tuanku Jaafar(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Fadillah Yusof(工程部长)、Richard Riot Jaem(人力资源部长)、Nancy Shukri(首相署部长)、Rohani Abdul Karim(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和Joseph Entulu Belaun(首相署部长)。 沙巴的联邦部长则是Joseph Kurup(首相署部长)、Abdul Rahman Dahlan(首相署部长)、Anifah Aman(外交部长)、Madius Tangau(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Maximus Ongkili(能源、水务与绿色工艺部长)和Mohd Said Keruak(通讯与多媒体部长)。 这12名东马部长,难道从来不曾在内阁会议听过纳兹里汇报?就算不小心集体缺席了会议,应该也能从会议记录追寻回吧?东马部长占内阁1/3,如果当时集体反对,这个法案怎么会出台? 第二,就算是东马的内阁部长不小心放行了旅游法案。好了,去到国会下议院,砂拉越国阵有23个国会议员、沙巴国阵有24个国会议员,一共47个国会议员,这些议员当时候在做什么?又不小心给法令过关了? 第三,《2017旅游税法案》是在4月6日凌晨1时39分由纳兹里提呈。详情可以阅读国会下议院的会议记录(220页开始),国会网站有的下载(http://www.parlimen.gov.my/files/hindex/pdf/DR-05042017.pdf)。 第四,纳兹里提呈法案之后,有多少名国会议员参与辩论?9名。他们是: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伊党波各先那国会议员Mahfuz Omar、行动党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诚信党瓜拉吉赖国会议员Hatta Ramli、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行动党丹戎国会议员黄伟益、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公正党加埔国会议员Manivannan。 这项法案最后在国阵国会议员全体支持下(注意,是全体国阵议员支持,包括砂拉越和沙巴的),于凌晨4时57分通过。 反对党议员在议会内跟纳兹里据理力争的时候,这些东马国会议员在哪里? 砂拉越的国会议员们,到旅游税即将要生效之际,才措手不及,不知道怎样跟砂拉越人民交代?才来假假上演一套闹剧,企图转移视线?好心啦,如果他们当初有在内阁会议或国会反对,这项法案会被通过? 睁着眼睛说瞎话,砂拉越的国阵议员还真不怕羞耻。 第五,为什么《2017旅游税法案》会搞到4月6日凌晨5点钟?大家还记不记得,当时候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闹剧,就算伊斯兰党的哈迪阿旺被批准在国会最后一天,就是4月6日早上10点提呈私人法案。 呵呵,国阵为了导演哈迪的这一场闹剧,匆匆忙忙空出最会一天的会议时间给哈迪阿旺表演,所以才搞到很多法案都被逼在之前一天在国会挑灯夜战。 因为哈迪阿旺这场闹剧,国阵趁机暗度陈仓,通过了这项吃钱法案。说旅游税是吃钱法案一点也不为过,现在我们有GST,又有旅游税,国阵还真是开源有道呢。说起来,还得感谢砂拉越和沙巴国阵。 第六,法案要生效,还得经过最后一关,就是国会上议院,虽然这也只是例行公事。但是,在这里,我们不小心也看穿了另一个大炮王的表演,那就是砂拉越人联党主席沈桂贤。 沈桂贤(上议员)这个大炮王,竟然口口声声自己代表砂拉越在国会上议院反对该项法案,还敢到处宣扬。我们翻查了记录,2017年4月27日,纳兹里在上议院提呈《2017旅游税法案》,根据议会记录,只有两名国阵议员参与辩论并且大力支持该法案,其中一名是来自砂拉越土保党(PBB)的Zaiedi Haji Shuhaili。重点是,沈桂贤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只能说,这些砂拉越国阵议员,很会表演也很会骗! 最后,大家知道现任砂拉越首席部长Abang...

最热新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