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人心惶惶的狂犬病,誰在玩弄人命?

128
砂拉越人心惶惶的狂犬病,誰在玩弄人命? 砂拉越老百姓目前最關注的事件莫過於狂犬症疫苗是否足夠的問題,砂拉越在7月初爆發狂犬症後,目前已經蔓延到百里之外的斯理阿曼以及古晉市並導致了5人死亡,造成人心惶惶,家裡有飼養家犬的狗主們也紛紛帶其狗兒前往獸醫局注射疫苗,這造成了疫苗大量缺貨,造成了有錢也買不到疫苗的情況出現。 狂犬症在砂拉越爆發之後,聯邦政府以及砂拉越政府信誓旦旦的向人民保證說不必擔心,砂拉越無論是無論是人類或動物的預防針疫苗完全充足,人民無需過於擔憂,同時還在狂犬症案例發生的地點設立臨時疫苗中心讓家犬免費注射疫苗。 但事實的情況卻沒有報章上所報導的那麼真實,在行動黨的議員的實地查證下發現,獸醫局的疫苗並不足夠,就連政府所開放的疫苗中心也在疫苗不足的情況下只開放一天就“黃飛鴻收檔”。導致許多排隊等著為家犬注射疫苗的狗主在排隊了幾個小時後被告知疫苗已經用完,其中一位狗主甚至是在排到他的家犬後被告知,狗主人的住處並不是屬於那一個市議會所管轄所以不讓注射疫苗。 砂拉越政府隱瞞事實 除了動物的疫苗不足之外,人類使用的預防針也被砂拉越人民質疑是否不足,這是因為砂拉越發生了有人被狗咬了之後即刻前往醫院就醫,但是卻被告知不必注射預防針,這一點讓人感到懷疑是否供人使用的預防針也是出現缺貨的情況?因為砂拉越政府一再的呼籲人民如果不幸被狗隻咬傷的話就要即刻前往醫院注射預防針以免感染上狂犬症,但事實卻不是如此,被狗咬的人並不是每一個都被注射疫苗。 被拒絕注射疫苗的人士大多都無處申訴,一些則是選擇在面子書上抱怨。巧合的是,其中一位被醫院拒絕注射預防針的是行動黨前石角區州議員周宛詩,周宛詩在五月的時候突然被流浪狗咬傷,在狂犬症爆發後,她突然發現咬傷她的那隻野狗突然死亡,在鑑於狂犬症的病症有三個月潛伏期的情況下便前往醫院就醫,當時醫生卻拒絕為她注射疫苗,她前後去了三次醫院,直到第三次她前往醫院向醫生堅持的情況下才獲得注射預防針。 政府是否要安民心所以言論不一致? 從狂犬症在7月爆發至今,砂拉越政府通過報章一再的發表疫苗足夠的消息,但是一邊安民心的同時疫區卻不斷的在擴大並出現了人民埋怨疫苗不足的問題;對於這樣的情況,行動黨即刻給予相關的建議並且在國會將問題帶出,但是卻被國陣人聯黨的外圍組織用來炒作,並且藉這樣的機會去歌頌人聯黨。其中,實淡賓區國會議員陳國彬更是因為不滿聯邦政府在國會“報喜不報憂”而罔顧他選區內的疫情嚴重問題而譴責衛生部長混淆國會而因此被逐出國會兩天。 人聯黨操控的市議會欲嫁禍於火箭楊薇諱? 砂拉越政府似乎已經沒法控制疫情,所以就在無可奈何之下下令市議會捕捉流浪狗後放置在砂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SPCA),但是卻沒有清楚的交代捕捉後放置在該協會是人道毀滅還是注射疫苗。 巧合的是,朋嶺區州議員楊薇諱之前在收到肯雅蘭人民的投訴於是通過報章建議南市市議會為肯雅蘭區的流浪狗注射疫苗,確保狂犬症還沒有侵襲肯雅蘭地區之前,先受到預防。 但政府卻下令市議會去捕捉流浪狗,這引起了愛狗人士的不滿,這起事件讓國陣槍手逮到機會,紛紛的將矛頭指向楊薇諱。據了解,來自人聯黨的南市小販公會主席陳春雄更是在愛狗人士在菜市場阻止捉狗大隊進行捉狗時,直接誤導愛狗人士表明說捉狗是因為市議會接到楊薇諱的投訴,甚至一些槍手更是在愛狗組織的fb官網故意扭曲事實,這對於狀況外又不閱讀報章的人士來說,基本上是為人聯黨加了不少的分數。 除此之外,人聯黨外圍組織的FB專頁“砂拉越人人晚報”更是有意無意的為人聯黨作宣傳,把一切功勞都歸功於人聯黨而忽略了前線人員。 看來這一次人聯黨嫁禍行動黨取得了成功,但是在這種玩弄人命,在緊急的情況以這種手段來撈取政治選票简直是下三濫的手段。 但是,我在求證的時候發現,除了報章上沒有看到有行動黨議員要求捕殺流浪狗之外,不少知情的人也都知道楊薇諱其實也是一名愛狗人士,其中一名支持者甚至還拿出了去年10月刊的火箭報來,當中有一個報導是建議政府必須妥善的處理流浪狗的事件包括結紮等等。 此外,我查證中還發現,南市市長曾長青在報章上清楚的表明說,一切遵循砂州災難管理委員會及地方政府部的指示及程序來進行抓狗行動,這清楚的表明了人聯黨其實是藉用這一次的狂犬症來打擊行動黨以撈取政治選票。

揭秘!帶你了解國陣長達三年的秘密宣傳佈局!

3822
揭秘!帶你了解國陣長達三年的秘密宣傳佈局! 第14屆大選箭在絃上,網路上硝煙更是越打越兇,貌似四處都是槍手。上一屆大選的國陣,尤其是馬華公會、民政黨、人聯黨等成員黨完全敗走面子書等社交媒體;但這一屆國陣準備充​​足來勢洶洶,已經養兵超過三年的國陣網絡兵團不再是吳下阿蒙,甚至已經把影響力滲透進入主流媒體執筆人群中,來屆大選勢必要征服大眾輿論! 還記得505,國陣兵敗如山倒,如果不是靠1MDB環遊全世界先洗黑錢,然後再存進納吉戶口的現金,穩住巫統的墾殖區基本盤,恐怕就連47%得票都有很大的難度。當然,經過這一戰後納吉終於明白,經營網絡輿論非常重要,他必須要有在網絡上替他開炮打對手,替他的陣營說話、緩頰的 “中立第三方人士”。 更重要的是,納吉完全體會到,不論是網絡戰還是現實戰,單靠馬華人聯之類的華人政黨這些豬隊友根本沒有辦法穩固整個華人票。於是巫統就做出了這個決定——巫統自己遙控華社輿論! 因此,從2014年上半年開始,國陣就已經開始佈局,要收復失地,他們首先從目前網路上最惡名昭著的謠言製造帳號 Lim Sian See 開始,這個假名帳號在2014年1月4日就註冊成功,一開始就是專門撰文攻擊檳城與林冠英的假帳號。 接著,國陣開始註冊一個又一個表面上推廣地方認同,但實際上都是要用作大選宣傳的專頁。 他們在2014年3月30日登記了“我來自檳城 Penang My Hometown”、2014年4月13日是“I’m Malayisan 我是馬來西亞人”、2014年6月4日則成立了“ Johor Lang 我是柔佛人”、2014年6月5日一天就成立了兩個專頁,即“我來自馬六甲 Melaka My Hometown”和“我來自沙巴 Sabah My Hometown”、还有砂拉越的 “砂州眼”等等。 從成立專頁日期就可以知道,這是一個充滿計劃性的行動,現在更可以從每一個專頁的圖片設計看出他們關聯的端倪。 這些專頁一開始都避開談政治,直到累積了相當大的粉絲人數,當然也包括大選腳步愈來愈接近,這些專頁開始在2017年年初露出國陣打手的真面目。這類假認同、真槍手的手法也在其他地方可以看到(砂拉越的S4S就也是其中一個經典案例)。換句話說,他們先以甜頭引誘粉絲like 他們的專頁(例如分享地方資訊、小地區生活八卦、美食介紹等等),累積到了足夠人數之後,再開始發一些跟政治有關的帖,最後就是狂打林冠英、民主行動黨。 但這些專頁只是貼文章的頻道,製造訊息的槍手才是重點!也就是背後提供素材的藏鏡人。 國陣第13屆大選慘贏之後,痛定思痛,以為一定是輸在沒有付錢請槍手,所以大選後沒多久,就重金禮聘開始組織槍手隊伍,也才有了以上那些專頁,但是國陣一開始還是老毛病,以為外包給外面的公關廣告公司就可以了,但那裡知道外面的公司只想收錢,根本做不到他們要的。 但是在2015年7月,阿都拉曼達蘭接任國陣宣傳策略局主任,大整旗鼓,國陣的槍手團真正成為有效的軍裝,主動出擊。 首先,他們安排Lim Sian See接受《星報》專訪!專訪就在2015年10月31日刊出。試想看看,全馬英文第一大報竟然訪問一個匿名的槍手!而且就連專訪都是匿名的!匿名的!匿名的! 一個匿名的專訪,要如何確定它的真實性呢?這個當然要有內部線人報水囉!訪問Lim Sian See的不是別人,就是和阿都拉曼達蘭交情甚篤,一樣來自沙巴的記者Philip...

阿都拉曼达兰、民政党和槟城中文报记者,到底有什么猫腻?

277
阿都拉曼达兰、民政党和槟城中文报记者,到底有什么猫腻? 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也就是国阵策略通讯主任,其实曾经获得首相亲自拨款的好几千万资金来加强在社交媒体上的攻势。 在2013年前,国阵依然是依照传统模式,在平面媒体、电视和电台媒体上扭转舆论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可是2013前后,发现这个扭转舆论的方法只能在一些小众当中奏效,主要原因是大部分人,尤其是在城市区各族选民,掌握了新的资讯管道:社交媒体。这也导致国阵一直以来惯用的方法成效很低,也间接导致505在野党大胜,尤其槟城只剩下寥寥10席国阵议席,相比起国阵在308的11席,国阵可谓之惨败。 首相纳吉发现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处于严重的弱势,一向来惯用的伎俩无法有成效,于是委托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想办法开拓社交媒体的新疆土。其中最为热络需要依靠这笔资金的政党就是民政党和马华。因为在308和505,马华民政的成绩可以用 “贴地” 来形容,至今依然在槟城一席不剩。相比起只是内斗加上烂船还有三斤铁的巫统,马华民政更加急需这笔资金来挽救人气。因此,民政党马袖强就从中接收了来自这资金的一部分,成为攻击华人选区的主要经济来源。而且他们深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从2013年之后,就开始将矛头对准行动党的领导人之一——林冠英。 所以在2013年后,林冠英就相继被揭发了许多所谓的 “丑闻”,虽然这些丑闻都在之后一一被解释过,但是带给林冠英本人的伤害确实不小。民政马华没有信心可以赢回槟城议席,他们只要确保 “林神效应”不会再帮任何其他州属加分,他们就有翻身的余地。换句话说,即使槟城选民依然支持林冠英,其他州属选民却对这种抹黑行动有感,那就算是成功的一小步。 至于马华民政的运作模式是怎样?请看下去。 1.收买记者 收买记者其实不算是新招,一直以来国阵都有固定养着一班小记者(后来被跃升成大主任)来帮他们写文告,这是最基本要做的功夫。但是在有了更大的金源之后,国阵开始加码。要知道摄影记者很常可以拍到摄影对象的丑照,其实一般是不会让这些丑照出街并删除。但是在国阵注入资金之后,这些丑照得以见天日,因为照片开始有价值。据悉,一张丑照(依照丑的程度)可以售卖到30至50令吉。而负责收购的人就会把收购得来的照片放在一些面子书粉丝专页(其中很多是以 “地方特色” 来命名的粉丝专页,但是实际上确实炮打希望联盟为主的假中立专页)。 2.聘请长期研究员 因为国阵毕竟做过多届州政府,所以他们很清楚在什么关节上,作为 “执政不完全” 的州政府容易踩到地雷。很多政策是卡在联邦不放手;又或者是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在角力等等,这些研究团队的专长就是天天等着州政府推出新政策或者是在旧政策上的不足之处(并非有贪污成份的细节)加以涂脂抹粉,制造出一套论述来强力攻击槟城 / 雪兰莪的施政。举个例子,雪兰莪选民也知道雪兰莪境内的垃圾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问题,但雪兰莪选民也看到州政府在处理非法垃圾的课题上确实是有收效,可是这依然成为了国阵攻击雪州的一个强力武器。因为在国阵制造的舆论之下,垃圾问题只会分成 “有垃圾和没有垃圾”,却完全忽视 “非法垃圾大幅减少” 的成效。在国阵可以制造舆论并且加砸资金在社交媒体上打广告的重击之下,许多雪兰莪以外的选民至今还是会被影响认为雪兰莪政府做得不够好,甚至刻画出 “其实选谁都一样” 的思考方向。 3.设立社交媒体网军 设立社交媒体网军这个概念已经不止一次在国阵领袖口中出现过。换句话说,他们甚至可以公开并且很直接的告诉你:我们在组织网军。 社交媒体要设立网军也是需要一大笔资金,首先是建立一堆的假账号。这些假账号即使在面子书的强力严打之下还是如雨后春笋,其实只要秉持一个原则:你砍我100,我设立150。 另外,大量收购并设立粉丝专页。许多原本在505前的亲在野党专页都在被各种威逼利诱的情况下被国阵收购,其中许多还是自己的版主变节所致。这其实也变相的证明了当初国阵说火箭有2500名 “红豆兵”并且养在槟城和吉隆坡总部的说法不成立。因为如果火箭有给钱和监督这批网民,又怎么这么容易变节成今天掉转枪头打击火箭的工具? 4.专栏评论作者 这种专栏 “作” 家,还真的是得个 “作” 字。因为依照现在的国阵模式,只要你在传统媒体以专栏的方式写一篇(即使内容文笔差到版主差点怀疑自己),都可以跟国阵领奖金。虽然版主不能一并概括所有 “在专栏骂林冠英的” 都有领钱,但是你们当中肯定有人领,相信你们自己也大概猜到是谁。这些专栏的文章也会被国阵的枪手一并把剪报贴上面子书,来个物尽其用,让他再发酵一次。总之原理很简单:打就对了。 5.露脸当小丑 只要你肯露脸在媒体上大肆讨伐林冠英、槟城政府、雪兰莪政府,你一定可以享有津贴。其中最著名的就是 “不容无赖”...

自称IS黑客侵入美國3地方政府网站 要特朗普为穆斯林每滴血负责

58
开斋节,6月25日,美国俄亥俄州、马里兰州和纽约的政府网站被黑客攻击,页面显示支持极端恐怖组织的信息。 一个自称为“DZ”的组织攻击了相关的政府网站。被黑的页面呈现黑色背景,在登陆页上的文字显示“特朗普、你和你们所有人,要为穆斯林国家所流的每一滴血负责”。页面末尾写着“我爱伊斯兰国(IS)”。 据此,CNN称,该黑客组织支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但由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尚未回应,并不能确定是否真的属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不过,观察者网发现,这面位于页面中心、黑底白字写着清真言的旗帜,一般是由基地组织使用,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通常使用的旗帜不同。 此次黑客行动入侵了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该州第一夫人凯伦·卡西奇(Karen Kasich),俄亥俄州康复与矫正部门,医疗补助保险,以及赌场管理委员会等官方网站。 到26日早上,俄亥俄州这些被攻击的网站已经恢复正常。卡西奇的工作人员在25日说,他们在被告知自己的网站遭到黑客攻击时已经在进行修正。 俄亥俄州行政部门发言人汤姆·霍伊特(Tom Hoyt)后来发表声明说,所有受影响的服务器都“脱机了”,并且已经针对黑客攻击行为展开调查。 霍伊特说:“我们也在与执法部门合作,以便更好地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俄亥俄州财政部长乔希·曼德尔(Josh Mandel)26日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发布被黑的政府网站截图,并配文“醒醒,热爱自由的美国人,激进的伊斯兰教渗透到了中心地带。”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俄亥俄州地区办公室没有透露他们是否知道自称为“DZ”的黑客团队。 同样的极端组织宣传内容也于25日出现在马里兰州霍华德县的政府网站上。这个县位于马里兰州中部,靠近华盛顿。到26日上午该网站也恢复正常。 霍华德县行政长官艾伦·科特曼(Allan h . Kittleman)发布声明表示,“没有泄露数据,也没有个人信息受到损害,”“霍华德县政府正在与执法部门合作,目前正在进行调查。我们为造成的任何不便请求原谅。” 纽约市布鲁克黑文通讯主管杰克·克里格(Jack Krieger)表示,布鲁克黑文的官方网站也遭到黑客攻击。 被黑页面也是呈现同样的黑色背景,极端组织标志及文字。 当地官员在得知这个问题后立即将网站关闭,并于26日上午恢复正常。 该黑客组织曾宣称,对之前威斯康辛州里奇兰县及其他地方,如苏格兰阿伯丁的类似黑客入侵事件负责。 美联社报道称,这次黑客入侵事件是正在不断发展的网络恐怖主义的一部分,全球许多政府和企业早已深受其害。

沈桂贤,你没去开会,如何反对旅游税?

1124
沈桂贤此人,堂堂心脏科大医生,专业人士从政,原以为会在政坛树立一股健康风气,怎知道加入国阵近墨者黑,竟然学会厚颜无耻的讲骗话。 最近砂拉越旅游部长和联邦旅游部长纳兹里因为旅游税事件爆发口水战。 明明砂州国阵有6个内阁部长,有23个国会议员,在内阁会议没有出声,在国会全力通过《2017旅游税法案》,但是旅游税落实之后,却在扮无辜耍无赖,连纳兹里都忍不住斥责,这些人当初有份赞成,现在却想推卸责任。 最厉害还是沈桂贤,身为人联党主席的他,除了是州部长,也是上议员(Senator),竟然到处宣传自己有份在国会反对旅游税。 根据程序,旅游税法案在下议院通过之后,仍必须经过上议院最后一关,上议院大多数是国阵委任的,辩论也只是例行公事,大家都知道法案必定会过关。 旅游部长纳兹里是在4月27日下午6点提呈上议院,会议记录可以下http://www.parlimen.gov.my/files/hindex/pdf/DN-27042017.pdf 翻查整份会议记录,沈桂贤根本就没有出席,也没有讲过一句话,何来反对之说? 如果你遇到沈桂贤,请问他这个问题,Dr Sim,你当天没有出席上议院会议,会议记录也没你的名字,请问你如何反对旅游税法案?

埔奕补选谁会出战?联民党潜能候选人:拥枪的蔡金忠

970
埔奕补选谁会出战?联民党潜能候选人:拥枪的蔡金忠 在介绍这次联民党候选人之前,版主要先帮大家科普科普一下联民党。严格来说联民党就是人联党的 “退化版”,联民党人百分之九十九是来自人联党,也就是人联党跑出来自立门户的一些人。当年阿德南(已故砂拉越首席部长)刚刚上位,需要许多财团跟他配合,但是人联党内部却暗流一股 “要消灭财团” 的氛围,因而导致联民党的出现。联民党的主要领头人是黄顺舸,但是里面的候选人大部分都是来自砂拉越主要几个大财团,涵盖伐木业、造船业、油棕业等等。 蔡金忠(Bruce Chai),是前美里人联党青年团执委,去年离开人联后与另一个人联叛党律师陈忻一起加盟亿万富豪许庆璋的前进队伍(外界戏称钱进队伍来调侃财团政党)并在后来一起回锅到由黄顺舸等其他财团领袖创立的联民党。 蔡金忠野心勃勃,为了争取上阵的机会,曾在去年四处收集签名来抬高自己出线的可能,而且还成功收集了 “1300个签名”。岂料最后埔奕选区还是由他老板(许庆璋)上阵。至于许庆璋上阵之后,蔡金忠依然表示全力支持许庆璋,这当中有没有其他的协议,例如等多五年下一届许庆璋会让路给蔡金忠上阵则不得而知。 拔枪威胁百姓,至今官司缠身 数年前,蔡金忠的工厂附近,有个马来人在附近放风筝,但是因为风筝掉在工厂范围,马来人只是跑去捡风筝却被怀疑是窃贼,被他们工厂员工殴打至受伤,蔡金忠甚至拔枪威胁那马来人。马来人被殴打的事件没有被提控,但是马来人仍然因为拔枪威胁的行为,通过律师起诉蔡金忠。目前这个案子,还在审理中。至于会拖到何时何月,天知道?蔡金忠的这家公司就是美里人都知道的 A.T. Dunia,普遍上大家认识这家公司就是他们都是做运输之类的东西。 金忠爱杯中,夜店喜相逢 蔡金忠也经常流连夜店,还是轰动全国的比尔卡勇谋杀案其中一位潜逃国外后来被捕的拿督李志坚嫌犯好友,往来亲密。一个是拥枪威胁的财阀,一个是涉嫌谋杀潜逃被捕的嫌犯,两个人成为好友,根本不是稀奇的事情。起诉亲兄弟,亲情几两金? 除了被该名马来青年起诉的官司,蔡金忠还有另一个官司缠身:他因为跟自己的哥哥Alex Chai 闹不合,聘请律师起诉A.T. Dunia,并且退出A.T. DUNIA 公司管理层。至于不合的内情则不清楚。不过这种豪门不合的理由一般上都是分钱不均而惹起的,相信这则也不例外。 一生传奇,包括埔奕? 背叛人联党、过档联民党、拥有枪械且滥用、扮演为民服务的假面具试图竞选。但是他的传奇神话,是终止在埔奕,还是从埔奕开始?若是国阵真的派他出来当候选人并中选的话,版主可以预见:将来选民有事相求,万一一言不合,档在你面前的,应该是手枪。

旅游税风波:砂拉越国阵不知情?

213
旅游税触发旅游部长纳兹里和砂州旅游部长阿都卡林的争执后,砂拉越州首席部长办公室今早发出文告宣佈:砂州政府决定出大马旅游局。突然之间,砂拉越州政府好像硬起来了,敢敢跟联邦政府对着干,捍卫地方权益? 只听州政府的控诉,好像是国阵联邦政府绕过州政府,制定这样一个法令。但是我们必须知道,《2017年旅游税法令》不是一项部门政策,它是涉及征税的新法案,必须先经内阁同意,再提呈去国会,上下议院都必须通过才能生效的。 所以,要知道砂拉越国阵有没有讲骗话,或知不知情,我们回顾一些简单的事实和逻辑即可。 第一,砂拉越国阵在联邦内阁,拥有6名正部长;沙巴国阵也拥有6名正部长。总的来说,东马国阵一共拥有12名正部长。 砂拉越的联邦部长是Wan Junaidi Tuanku Jaafar(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Fadillah Yusof(工程部长)、Richard Riot Jaem(人力资源部长)、Nancy Shukri(首相署部长)、Rohani Abdul Karim(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和Joseph Entulu Belaun(首相署部长)。 沙巴的联邦部长则是Joseph Kurup(首相署部长)、Abdul Rahman Dahlan(首相署部长)、Anifah Aman(外交部长)、Madius Tangau(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Maximus Ongkili(能源、水务与绿色工艺部长)和Mohd Said Keruak(通讯与多媒体部长)。 这12名东马部长,难道从来不曾在内阁会议听过纳兹里汇报?就算不小心集体缺席了会议,应该也能从会议记录追寻回吧?东马部长占内阁1/3,如果当时集体反对,这个法案怎么会出台? 第二,就算是东马的内阁部长不小心放行了旅游法案。好了,去到国会下议院,砂拉越国阵有23个国会议员、沙巴国阵有24个国会议员,一共47个国会议员,这些议员当时候在做什么?又不小心给法令过关了? 第三,《2017旅游税法案》是在4月6日凌晨1时39分由纳兹里提呈。详情可以阅读国会下议院的会议记录(220页开始),国会网站有的下载(http://www.parlimen.gov.my/files/hindex/pdf/DR-05042017.pdf)。 第四,纳兹里提呈法案之后,有多少名国会议员参与辩论?9名。他们是: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伊党波各先那国会议员Mahfuz Omar、行动党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诚信党瓜拉吉赖国会议员Hatta Ramli、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行动党丹戎国会议员黄伟益、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公正党加埔国会议员Manivannan。 这项法案最后在国阵国会议员全体支持下(注意,是全体国阵议员支持,包括砂拉越和沙巴的),于凌晨4时57分通过。 反对党议员在议会内跟纳兹里据理力争的时候,这些东马国会议员在哪里? 砂拉越的国会议员们,到旅游税即将要生效之际,才措手不及,不知道怎样跟砂拉越人民交代?才来假假上演一套闹剧,企图转移视线?好心啦,如果他们当初有在内阁会议或国会反对,这项法案会被通过? 睁着眼睛说瞎话,砂拉越的国阵议员还真不怕羞耻。 第五,为什么《2017旅游税法案》会搞到4月6日凌晨5点钟?大家还记不记得,当时候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闹剧,就算伊斯兰党的哈迪阿旺被批准在国会最后一天,就是4月6日早上10点提呈私人法案。 呵呵,国阵为了导演哈迪的这一场闹剧,匆匆忙忙空出最会一天的会议时间给哈迪阿旺表演,所以才搞到很多法案都被逼在之前一天在国会挑灯夜战。 因为哈迪阿旺这场闹剧,国阵趁机暗度陈仓,通过了这项吃钱法案。说旅游税是吃钱法案一点也不为过,现在我们有GST,又有旅游税,国阵还真是开源有道呢。说起来,还得感谢砂拉越和沙巴国阵。 第六,法案要生效,还得经过最后一关,就是国会上议院,虽然这也只是例行公事。但是,在这里,我们不小心也看穿了另一个大炮王的表演,那就是砂拉越人联党主席沈桂贤。 沈桂贤(上议员)这个大炮王,竟然口口声声自己代表砂拉越在国会上议院反对该项法案,还敢到处宣扬。我们翻查了记录,2017年4月27日,纳兹里在上议院提呈《2017旅游税法案》,根据议会记录,只有两名国阵议员参与辩论并且大力支持该法案,其中一名是来自砂拉越土保党(PBB)的Zaiedi Haji Shuhaili。重点是,沈桂贤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只能说,这些砂拉越国阵议员,很会表演也很会骗! 最后,大家知道现任砂拉越首席部长Abang...

防止IS入侵,泰国关闭6马泰边境临时通道

196
丢脸,这是一则本地主流媒体不报导的新闻。 为了防止伊斯兰国(IS)和其他恐怖分子偷运入境,泰国政府关闭了在陶公府哥乐河沿岸的6个临时通道。 根据泰国首相巴育的指示,关闭令于6月6日正式生效,陶公府30号特种部队单位将负责管控该地区。 陶公府15号步兵旅旅长素颂(Wichan Suksong)少将表示,泰国采取该措施的目的在于阻止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和其他极端组织分子入境该国并将爆炸物运到该国境内。 正值斋戒月,泰国边境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以维持该区的和平和秩序。 较早前,泰国当局已经接获通知,指一名来自吉兰丹州的27岁的男子,相信和伊斯兰国组织有关,很有可能已经潜逃到泰国南部。泰国首相已经下令所有保安机构保持高度警惕。 不论这一次关闭边界通道是“临时”还是“永久”,马来西亚这一次可说丢脸丢到外国去。曾几何时,我们竟然被周边国家视为会对邻国带来危险的国家,甚至搞到边境通道被关闭。 马来西亚政府继续漠视伊斯兰极端主义横行,恐怕不久的将来,周边国家如新加坡等都会加强对我们的入境管制。

前总警长睁着眼睛说瞎话,自取其辱

1167
《砂拉越报告》于5月31日指控,资深律师沙菲宜,分别于2013年9月11日和2014年2月17日从纳吉的AMBANK私人户头(账户号码2112022011906)获得430万令吉和520万令吉,而这个户口也是用来接收一马公司前子公司,即SRC国际公司的资金。 而沙菲宜收钱的时间,恰恰是沙菲宜被政府委任为安华肛交案在上诉庭和联邦法院上诉的主控官,以及上诉庭判决安华罪成入狱5年的期间,引来舆论强烈质疑收纳吉钱做工“陷害安华”。 前总警长慕沙哈山昨天跳出来强力护主,质疑《砂拉越报告》的指控,表示纳吉Ambank的银行账户已于2013年8月30日关闭,不可能在同年9月11日汇款沙菲宜。 慕沙哈山这一次可说是护主心切,没做好功课就开记者会乱放炮。 长期关注一马公司丑闻的朋友都知道,纳吉並不只是拥有一个银行户口接收一马公司的黑钱。当然,考虑到一马公司的臭脚布又长又复杂,爆料网整理所有资料,脱掉这个不学无术的前总警长的大牙。 纳吉2013年8月30日关闭的银行账户,也就是慕沙哈山所指的户口,银行账号:2112022009694,是在2013年3月从国外银行收取6亿8千1百万美元。这个没错。 但是,8月30日之后,纳吉又在AMBANK开了几个户口,即是账号:2112022011906和账号:2112022011880的户口。 这两个户口,分别从SRC公司接受多笔大数额款项: 1)2014年12月26日:账户2112022011880接收2千7百万令吉; 2)2014年12月26日:账户2112022011906接收5百万令吉; 3)2015年2月10日:账户2112022011880接收1千万令吉; 这几个银行账户都是在2015年被揭发,而汇款给沙菲宜的账户,就是这几个。 为今之计,不论是纳吉、沙菲宜或这个傻蛋前总警长,清白不是用嘴巴来证明的,而且各政党也采取行动报警,国家银行拥有所有的交易转账资料、反贪污委员会和财政部应该公布真相,证明这些人没有鲸吞国家财富。

唔讲你唔知,Mat Over一巴成名,已成国内最受欢迎艺人

344
俗语有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现在有现成例子,跟对鸡老板,打人没有错,烂仔变英雄。 话说,一名艺名叫Mat Over(真名Sulaiman Yassin)的谐星,出席首相纳吉举行的“2050年国家转型目标”(TN50)对话会,和马来西亚演艺人员交流时,竟当着纳吉的面冲上前掌掴电影制作人张秋发。 当时,张秋发拿着麦克风发言,纳吉在一旁微笑聆听。就在张秋发抱怨后准备发问之际,Mat Over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指着张秋发高喊“不要在首相面前无礼”,接着挥掌攻击张秋发。张秋发及时举手阻挡和闪避,结果只有眼镜被打落;他被攻击后曾尝试踢开Mat Over。 现场顿时陷入混乱,数名保安人员赶紧上前拉开两人。两人过后在纳吉的劝说下握手言和,但Mat Over事后表示不后悔动粗,因为张秋发“应被教训”。张秋发则表示没有料到Mat Over会出手打人,但强调此事已过去,他已原谅Mat Over,不打算追究。 都说打人就不对,但是Mat Over这一巴,可就颠覆了寻常百姓的认知和观点,不但纳吉没有怪罪,Mat Over还成为城中英雄,名气暴涨,尤其在国阵支持者当中。 就在5月20日,这名来自登嘉楼的谐星,就被州政府青年机构邀请成为一项青年活动的主讲嘉宾(Santai Bersama Mat Over),以欢庆国家青年日(Hari Belia Negara)。 这项活动是在乌鲁登嘉楼的Kuala Menjing足球场举办,Mat Over的肖像和告示牌已经竖立在当地各个角落。 也许,这是国阵巫统鼓吹的新文化之一,借此机会告诉年轻人,打人没有错,烂仔也有出头天。

最热新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