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不敢报的新闻:雪州巫统领袖被踢爆赌马机!

642
近来,一组照片在whatsapp流传,画面中,一个疑似雪州巫统领袖的人物,正在赌马机,被人捕捉到。 谁是这个巫统领袖? 他正在玩什么马机? 据大神查证,图中人证实是雪州巫统主席诺奥马,同时也是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据悉,这则消息,连媒体都不敢报道,皆因诺奥马已经放话,谁敢动这则新闻就对付谁。 当然,大神天不怕,地不怕,连苏丹都敢碰,这些巫统samseng,更不会放在眼里,有种就来! 说回图片,诺奥马到底在赌博机面前做什么呢?废话,当然是赌钱啦,难道是在分析雪州选情,找出巫统夺回雪州政府的机率咩。 巫统和回教党,最近才信誓旦旦要消灭雪州的赌博中心和按摩中心,说这些场所荼毒人民云云。想不到诺奥马自己也是赌博中心的恩客之一,不知道在回教刑事法之下,诺奥马会怎样被判刑呢?砍手还是砍脚? 其实呢,国阵把雪州的赌博中心和按摩中心归咎于雪州政府,根本就是栽赃嫁祸,谁不知道,这些非法场合,没有中央政府和警察的包庇,如何能够营业? 早前,红衫军领袖嘉玛炮轰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是赌博之父,他揭露雪州有将近7千家合法娱乐场所内设有赌博中心。他曾经召开记者会,表演大铁锤打烂桌子,表示要摧毁赌博的决心。 嗯,不知道嘉马知道诺奥马也在玩赌博机,会不会用大铁锤敲烂诺奥马呢? 诺奥马早前也公布“夺权大计”,表示三名巫统前雪州大臣会联手合作,夺回雪州政权,那3名雪州前大臣是日前刚回归巫统的莫哈末泰益,以及阿布哈山和莫哈末基尔。 看来,夺权大计,可能就在赌博机。

大马城交易破局:揭秘各方利益集团的角力

5645
Bandar Malaysia交易破局,最近成为大马商界或政治圈最为火热的课题。 Bandar Malaysia 之所以那么火热,除了拥有如中国那么财大气粗的投资者,更重要的是Bandar Malaysia 是纳吉的其中一个政治遗产,Bandar Malaysia 的规模和建造,就如当年马哈迪的KLCC计划。 当年老马把一块安邦跑马园华丽转身成为今天吉隆坡心脏地带,老马推行该计划期间,碰巧也和纳吉一样,遭遇政治内斗和亚洲金融风暴。 在老马的操盘之下,KLCC的政治象征意义非常大,正因为面对严峻的金融风暴与党内斗争,KLCC成为凝聚人民的希望和团结的催化剂。 KLCC与国油双峰塔的计划,连已故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也自叹不如,因为当时的亚洲金融风暴差点把东南亚国家都搞垮,但是大马却在这时候展现建造KLCC的能力,反映Malaysia Boleh的精神。 今天纳吉试图东效西颦,以Bandar Malaysia打造另一个KLCC的奇迹, 然而,今非昔比。政府以前还可以依赖Petronas打造门面,如今国库空虚,纳吉就只能靠中国资金来完成Bandar Malaysia,而且这一笔资金还需要填补一马公司的天债。 Bandar Malaysia,中国地标还是马来西亚地标? 配合中国推行的一带一路计划,中国未来将在亚洲建造属于自己的核心的商业价值链,部署中国在亚洲经济,文化,基建,外交,国防,和政治的交流。 财雄势大的中国企业自然是纳吉的政治救星。自从1MDB丑闻爆发,纳吉在国际社会的声望可谓恶名昭彰。中国在大马的投资也可以解读为与纳吉做了一场政治交易,各取所需。 仔细观察中国在大马的投资,不难发现,其中大多是拥有策略性的基建工程,而且都是在大马的策略性地标。 柔佛的Forest City(森林城)填海计划对面就是新加坡重型工业区Jurong,马六甲的海滨计划(Melaka Gateway)大力提升马六甲深水码头。坐落在市中心距离KLCC不远的Bandar Malaysia,也将成为中铁和中国企业的总部。 除了直接拥有策略性的计划之外,中资也投资不少大马的基建计划,与本地的基建或建筑公司Joint Venture或拥有股份。 中资在大马的合作伙伴包括IWCity,Titijaya,柔佛基建等等。负责发展Bandar Malaysia 的TRX突然投下震撼弹,宣称中铁与本地发展商Iwcity联营的财团由于没有准时在期限内支付Bandar Malaysia计划的余款,取消该交易。 这突如其来的宣布,顿时让Bandar Malaysia 和1MDB事件刮起一场商界与政治的风暴,众说纷纭。 加上最近Forest City 计划处于难产的状态,让人不禁联想,如果中国政府暂停所有在马来西亚的发展计划,是否将会引发一场骨牌效应,导致许多基建还是工程被迫停顿,而马来西亚因为过度依赖外国资金,导致许多基建和房产停滞不前,最终重演上世纪90年代的金融风暴。 无论如何,这一次Bandar Malaysia...

国油放弃加拿大天然气项目:损失恐超百亿令吉

861
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国油)宣布,由于天然气价格低迷和市况转变,国油在全面评估后决定放弃总值360亿加元(约1200亿马币)的加拿大西部液化天然气项目。分析指出,国油或许需为此作出60亿加元的拨备,相等于国油2016财政年核心净利的一半。 换言之,国油(Petronas)将支付给马来西亚政府的股息恐怕也会受影响。国油股息占政府总收入约三成,是最大入息来源,之前有消息称国油今年会提早交付至少130亿令吉股息,而国阵政府将用这笔钱派发各种援助,以在来届大选争取选民支持。 其实很多人都预料投资最终告吹,只是国油花了太长时间做决策,令人起疑,再者,国油在这一项投资,到底亏损了多少钱? 根据报道,投资计划已经在加拿大兴建基础设施如油田、吊桥、天然气输送管等,国油是否有份出钱?若投资告吹,国油实际损失到底是多少? 国油肯定会说项目股权会转售给投资伙伴,那么到底这些投资伙伴会承担多少?这些投资者不是笨蛋,如此大型的投资项目,不会傻傻的帮你全部买单,人民有必要知道交易内容。 这是我国官联企业再一次在国外出师不利,而且牵涉数目非常庞大,好几百亿公帑的投资,不可能只是发表文告就能了事。到底是谁在幕后主导? 新闻背景: 国油昨天发文告说,基于市况变化,在审慎和全盘评估后,该集团和伙伴决定不再继续开发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爱德华港的太平洋西北液化天然气计划。 这项计划于2013年由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宣布,是国油历来最大的海外投资计划,也是加拿大有史以来金额最高的单笔外国直接投资。该项目原本是由国油旗下的加拿大进步能源资源(Progress Energy Resources)负责。 国油执行副总裁兼上游业务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安努亚在文告中说:“我们对极度严峻的环境感到失望,并在考量价格长期受抑,以及能源领域出现转变因素后作出最后决定。作为未来长期投资策略的一部分,我们和联营伙伴北蒙特尼气田(North Montney)会继续在加拿大开发天然气资产,并持续探讨所有选项。” 美国休斯顿Raymond James证券研究助理莫哈末谷南指出,油气公司一直试图跳进一个几近全满,甚至是超额的市场,而北美的液化天然气出口规划量太大,因此预计未来还会有其他项目喊停,特别是加拿大项目。 Frost&Sullivan亚太区高级主管贝达塔普拉表示,国油不投资昂贵和高风险的项目是明智之举,但问题是国油为何需要这么长时间才做最终决策。 据悉,负责管道建设的Trans Canada已为此项目投注5亿加元,同时国油现传正探讨脱售进步能源多数股权。马投行说,最坏情况是国油需为此作出60亿加元的拨备,但相信这不会对国油资本开销带来显著影响。 国油2016年资本开销年减55%至500亿令吉,其中80%投放于马来西亚国内项目,包括总值270亿美元的边佳兰综合炼油中心,以及15亿美元的沙巴氨气及尿素厂。

纳吉出事后,有一个人还静静没有护航,低调得可怕

1595
5月16日,美国司法部发起第三波资产充公行动,诉状白纸黑字阐明一马公司遭非法挪用的资金高达45亿美元,调查范围延伸至首相夫人罗斯玛,让纳吉无处遁形。 面对这起史上最轰动的丑闻,巫统和国阵人士也被吓到语无伦次,说话不经大脑,搬出各种荒谬绝伦的借口来为纳吉和罗斯玛开脱罪名。 首先,被纳吉整顿之后的4大护法王,即总警长、总检察长、反贪污委员会主席和国家银行总裁都出来护航。其中,总检察长捍卫纳吉最落力,左右开炮,一开始就抨击美国司法部对纳吉“含沙射影”,同时坚持一马公司案清白无瑕;当律师公会要求重新开档调查一马公司案,也被阿班迪形容为“无的放矢”,甚至指控美国司法部充公行动具“政治动机”,企图干预我国内政。 阿班迪的出位言行,被行动党领袖林吉祥形容为国家史上最“具有政治立场”的总检察长,而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也要求阿班迪“闭上嘴巴”,以免继续丢国家的脸。 总警长卡立和反贪污委员会主席祖基菲利阿末则上演互相推卸责任的大戏,祖基菲利阿末把调查责任推给警方,总警长就声称只是“民事诉讼”,不需要调查,不了了之。最后一个护法王央行总裁莫哈末就表示已经完成调查,坚持不开档重查。 随后,巫统的部长高官,轮流出来护航,发表一堆谬论。 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就恶人先告状,挑战美国司法部,若对方掌握一马公司罪证,则应兴讼对付涉案者。 针对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召开紧急国会的建议,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表示:“谈过了,没有必要”。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指控一马事件是政治阴谋,而在野党是幕后首脑,操弄美国司法部云云。 首相署部长兼国阵宣传主任阿都拉曼达兰就自作聪明,依循之前的“在野党阴谋论”,反问美国司法部,到底谁是报案人?阿都拉曼达兰不断强调,这些报案者是怀有恶意政治议程,要对付首相和民选政府。 这个阿都拉曼达兰也鬼拍后尾枕,斥责美国司法部把罗斯玛拉下水,变相承认一号官员夫人(MO1 Wife)就是首相夫人罗斯玛。 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也不甘示弱,炮轰美国司法部,更诉诸宗教牌,宣称美国司法部存有阴谋推翻大马穆斯林政权。 国阵成员党如马华、民政党、国大党,也不忘扮演政治小丑的角色,依据巫统的论述胡说八道,把诉讼形容为侵犯国家主权,出卖人民利益。 尽管罪证确凿,当澳洲名模米兰达把珠宝交给美国司法部后,舆论压力纷纷转向罗斯玛,要求她也跟进。政府的通讯部特别事务局成员费沙拼命指控美国诉讼是“没有证据”,强调罗斯玛无需归还钻石。 就连纳吉的新盟友,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也看不过眼,出手捍卫纳吉,指控美国“干预我国内政”,表示马来西亚的自家事无需美国人多事鸡婆。 眼见那么多人“众志成城”出来捍卫自己,纳吉本应该觉得欣慰,毕竟这些年来没有白养这些人。然而,纳吉这几天,始终放不下心中大石头,因为仍然有一个所谓的“亲密战友”,事到如今仍然在袖手旁观,静静不出声。 你猜对了,那个人就是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 呵呵,根据大神收到的内幕消息,阿末扎希这条老狐狸,正在暗中招兵买马,静观其变,时机一旦有变,就会出手逼宫,把纳吉拉下台。 巫统现在貌似平静,实则风雨欲来,就看谁先引爆下一粒炸弹。可怕可怕。  

最热新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