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Grab司机被打之后还要被耍被骗,因为他信错这个人

3431
遭国家室內足球队女队员打伤的22岁GrabCar司机周伟纶,原以为可以在记者会等到打人者Felicity Agnes向他道歉,最终愿望落空,被放了好大的一个飞机。 周伟纶表示,直至今天,打伤他的女队员从未面对面向她道歉,唯一的道歉是通过面子书进行,而他仍抱持希望对方能面对面向他道歉。 被耍了之后,周伟纶在其面子书控诉:“她竟然没有来!我真的很意外!没想到她可以大胆到谁都不给面子。竟然放飞机记者招待会!太愤怒了!!!” 周伟纶很惨,其实他是遇人不淑,没有带眼识人,搞到糊里糊涂被带去警察局中耍一轮之后,最后还要再浪费一天时间,开一个不会有人出席向他道歉的记者会。 注意以下这个视频,大家拿去第4:26分钟,看看帮周伟纶开记者会的这个家伙在讲什么: “Even她没有apologize,没有来道歉也好,我们也是结束这个。。。结束好了吗?她就算没有来道歉,我们也结束好吗?我们。。。就大家。。。以和为贵,好来好去。。。” 好心咯,没有办法安排Felicity Agnes出来道歉,就不要安排这场记者会。最后打人者Felicity Agnes没有道歉,却硬硬要周伟纶接受这个结果,这个所谓和事佬根本就是来乱的。 在马来西亚打人就是错,哪里来什么以和为贵,好来好去? 这个和事佬是谁呢? 他名字叫关志庭,人民社警总会长,一个非政府组织。但其实呢,背后身份可不简单。他曾经是巫统斯里沙登州议员沙汀的特别助理,是蒲种区地方闻人,时常出席马华的活动。 他的丰功伟绩可厉害,曾经把行动党的国会议员郭素沁弄到被内安法令扣留。对,就是那个报警讲郭素沁投诉回教堂声音很吵,结果搞到郭素沁被捉去关了一个礼拜的关志庭。 2008年9月12日,郭素沁因为涉及讨论穆斯林祈祷呼唤声的敏感课题,被警方援引内安法令扣留7天。 而在同一天,关志庭曾召集15名华裔与印裔居民在蒲种柏兰岭回教堂附近针对祈祷召唤声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强调当地的祈祷召唤声并没有影响当地居民作息。 根据《Sinar Harian》的报道,关志庭是跟曾出任马华蒲种团结村马华支会主席的苏敏创去警察局报案,指控郭素沁煽动,才导致郭素沁被捉。 虽然事后关志庭口口声声跟马华没有关系,但是在蒲种当地活跃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时常跟马华党要进进出出。 据小编打探,这一次Grab司机被打事件,其实是因为涉案者背后有关系,因此关志庭才出面帮周伟纶settle。 在马来西亚,打人是刑事罪,只要报案了,警察就要开档调查。所以这个关志庭,根本就不想周伟纶继续追究,才千方百计说服周伟纶接受道歉,以便跟警察那边销案。 当然啦,关志庭也不会真的安排打人者Felicity Agnes出来道歉的,因为这帮人都是一伙的。可怜的周伟纶,被耍了又被骗了,只能说他误信贼人,上车了! 还不止呢,这个关志庭除了帮Felicity Agnes息事宁人,今天还帮一个早前涉嫌殴打志愿警卫团而被提控上庭的“拿督斯里”廖顺喜召开记者会,表示因廖顺喜大发善心捐款,要“表彰对方贡献”,并表示愿意帮双方和解。 各位读者,认住这个关志庭,是一个出卖华人的走狗来的,以后看到他说要帮你,记得闪远远。    

副首相攻击敦马,是擦鞋还是故意倒米?

7月30日,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在一场讲座,声称登记局总监给他看过马哈迪的身份证,上面注明马哈迪名字为“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 扎希因此在这方面大做文章,攻击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但却潜伏在巫统,利用马来人,过桥抽板。 在我国,印裔兴都教徒的名字都会采用a/l以冠父姓,而Kutty则是常见的淡米尔姓氏。至于马来男子的名字,则会采用阿拉伯文的“bin”来冠父姓。 然而,熟悉巫统政治的人都知道,mamak(就是所谓的印裔穆斯林)参与巫统政治根本就不是新闻。在槟城,巫统领袖大都是mamak更是人尽皆知的事实。 副外交部长Reezal Merican Naina Merican、霹雳州务大臣Zambry Abdul Kadir、巫统妇女组主席Shahrizat Jalil、大山脚巫统区部主席Musa Sheikh Fadzir都是巫统著名的Mamak代表。 因此,大家都搞不清楚,干嘛副首相扎希无端端没事找事,走去挑马哈迪族裔身份的毛病? 更何况,纳吉早在几天前,才信誓旦旦要承认印裔穆斯林为土著(bumiputera),企图通过操作身份认同的情绪,为巫统在来届大选绑票。 而扎希,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竟然剑指马哈迪的mamak身份。老实说,马哈迪出任首相22年,纵横政坛半个世纪,谁不知道马哈迪就是一个mamak?马哈迪对马来西亚的功过,根本就不会有人以其身份来评定。扎希煞有其事攻击马哈迪的身份,风波爆发后也显示,老马的mamak身份在民间掀不起任何涟漪,反倒是扎希的卑鄙手段,触怒了向来崇尚budiman政治的保守马来社会。 首相纳吉2015年7月28日宣布内阁改组,踢走不断挑起一马公司课题的副首相慕尤丁 ,转而委任阿末扎希出任副首相之后,扎希此人的胃口就不断涨大。记者多次听闻扎希的下属多次大放厥词:要杀鸡。 而马哈迪今天也对外放话,阿末扎希当上副首相不到一个月,就曾来密会他,试图要得到马哈迪的同情和支持,去除纳吉。 在这个纳吉内忧外患的节骨眼,扎希突然间大动作攻击马哈迪,却没有捞到任何分数,其心可诛。风雨欲来,巫统近日将不会平静。

纳吉的26亿,原来他们也有份收钱

著名揭秘网站《砂拉越报告》继续追踪纳吉从一马公司偷窃的资金流。《华尔街日报》于2015年7月揭露,纳吉个人账户流入7亿美元(据当时汇率是26亿令吉)资金,而这些钱来自官联公司一马公司和SRC国际公司。 这一次,《砂拉越报告》从调查一马丑闻的特工队收到情报,发现有多个单位和个人,从纳吉的AMBANK的私人账户收取为数不少的现金。 爆神从这组名单内,惊人地发这几个人,竟然私自收取了首相的汇款! 1)彭亨州马华联委会 上个月,雪州马华被踢爆分别于2013年大选之前的4月8日及4月24日,分两次从纳吉个人账户拿到500万令吉,总数1000万令吉。行动党的李继香也根据这个情报,报警要求彻查雪州马华的户口。 想不到,这一次轮到彭州马华被揭发,在2013年3月28日,从纳吉账户拿到了300万令吉。 钱虽然是没有雪州马华拿得多,但是好歹彭亨马华对得起纳吉,拿了钱有交出成绩,没有好像雪州马华般全军覆没。 彭亨马华在总会长廖中莱带领下,2013年全国大选拿下1国2州,分别是廖中莱自己的文冬国会,以及Cheka州议席(房光辉)和南唛州议席(刘震霖)。平均一个议席1百万,只是不知道这笔钱有多少是拿出来打战? 2)沈桂贤 早前,人联党被踢爆分別在2012年2月9日和2013年4月5日,分別获得一马公司的50万令吉的支票。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当然是一口否认没拿过这笔钱。 如今,我们在名单内惊见沈桂贤的名字,你没看错,是沈桂贤(Sim Kui Hian)的名字,不是人联党。沈桂贤是在2013年4月8日获取一笔30万的现金。 呵呵,党拿钱大家都跳了,但是毕竟还可以狡辩这是拿去打选战,人联党主席自己也拿了一笔呢。至于沈桂贤拿了这笔30万,拿来做什么?给党打选战?买钻石给老婆?我们就不知道了,等沈桂贤的交代吧。 3)纳西尔拉萨(Mohamed Nazir bin Abdul Razak) 这名字很熟,没错,他就是首相纳吉胞弟兼联昌国际银行主席纳西尔拉萨。 他也是名单内,收最大笔钱的个人,在2013年4月5日获得1千350万。哇,1千350万,拿来做什么? 要知道,纳西尔早前还针对一马丑闻针砭时弊,被誉为首相家族的良知,原来也收过钱。好心,收过钱就不要扮良知啦。 纳吉是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的长子,其4名胞弟是拿督佐哈里、拿督尼赞、拿督纳兹因和担任联昌国际银行主席的拿督纳西尔。 纳吉的这四位兄弟,曾经在2015年,发表联合声明,捍卫其先父敦拉萨的声誉,以避免被他们大哥的一马丑闻玷污。 纳西尔也曾配合父亲逝世39週年,讚扬父亲勤政爱民,提到父亲从不以公帑满足私人欲求,如出国公干时总是选择廉宜的酒店与餐厅,即便是最后一次出国医病时也不允许妻子同行,以节省用费,让亲纳吉巫统部落客认为这是在讽刺罗斯玛。 看来,好戏将会继续上演。

砂首長不需再玩弄語言偽術,旅遊稅鐵定落實

根据报导,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表示,由於还有某些问题有待敲定,砂州旅游税不会在7月1日开跑。因此,砂拉越国阵的支持者高呼胜利。 爆神就奇怪了,到底胜利了什么?阿邦佐有承诺不落实旅游税吗?有捍卫到砂拉越主权了吗? 看清楚,阿邦佐哈里只是说明了,旅游税不会在7月1日开跑,待细节谈妥了之后,才会落实。 砂拉越旅游税不能在7月1日开跑,真正的原因是“征收旅游税之前的注册准备工作尚未就绪,因此不可能於7月1日起实施”。所以啊,别被阿邦佐的语言伪术骗倒了。 而所谓的谈判,其实只是讨论“三星级与以下的酒店是否可豁免征税”。而我们都知道,住四星以上酒店的游客,才是有消费能力,砂拉越要争取的游客。如今联邦政府魔掌伸向民间,掠夺不属于自己的财富,打击本地旅游业。 《2017年旅游税法案》是在今年4月获得国会通过,当时所有国阵国会议员,包括东马议员,都一致支持法案的通过。这项法案正式生效后,关税局也在本月6日发文告宣佈,8月起落实旅游税。 眼见旅游税即将开跑,砂国阵不知道该如何向砂人民交代,于是才上演一出跟旅游部长纳兹里隔空吵架的闹剧。 而纳兹里已经表示,旅游税将于7月1日在全马落实,即所有酒店业者均需要向住宿者征收2令吉50仙至20令吉不等的旅游税。 这是联邦的税收,砂国阵已经在国会出卖了砂人民,通过了法令,根本就不能阻挡法令落实,现在只能在细节上做功课,忽悠人民。 始终,旅游税还是会照跑。

Isa Samad是什么来头?为什么纳吉不敢对付他?

本周一(6月19日),首相纳吉宣布,莫哈末依萨(Isa Samad)自愿辞去联邦土地发展局全球创投控股(Felda Global Venture,FGV)主席职,改由FGV独立非执行董事苏莱曼取代。 FGV在依萨担任公司主席短短四年期间,公司股价从4令 吉55仙狂跌至1令吉60仙,公司市值蒸发超过134亿令吉,造成数以万计的小股东损失惨重。 这么一个把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和FGV搞到乌烟瘴气的领导,终于被撤换,大快人心了不? 哦,没有,瞬间,依萨就转任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代主席。 其实依萨这家伙不是没有前科,依萨是前森美兰州大臣,并曾在2004至2007,担任巫统全国副主席一职。当时,他是第一高票。 后来,依萨因为涉嫌在党选期间涉及金钱政治,而被冻结党籍长达3年,从2005年6月24日至2008年6月23日。 然而,纳吉对依萨真的是爱护有加。即便是丑闻缠身,于2009年10月11日森美兰州峇眼槟榔的一场州议席补选,依萨仍获纳吉重用,重披战袍,并取得胜利,强势回归政坛,the rest is history。 一个丑闻缠身的巫统政客,为什么纳吉对他青睐有加?把FGV搞到惨不忍睹,也不敢踢他走? 个中内情,其实很多圈内资深记者都知道。 时间要调回1995年了,当时的纳吉还是国防部长,虽然被罗斯玛盯得紧紧,但是不改花花公子本色,仍然四处鬼混。 6月的某一天,纳吉带着当时在红透半边天的歌星Ziana Zain,去波德申的一间酒店开房。谁是Ziana Zain呢?1989年出道的她,是当时候马来西亚乐坛最红的歌星,1995年亚洲之声(Voice of Asia)得主。 要知道Ziana Zain的资料,请翻阅Wiki:https://en.wikipedia.org/wiki/Ziana_Zain 不知道纳吉是被政敌暗算还是霉运当头,办事办到欲仙欲死之际,森州宗教局竟然杀上门,捉奸在床。 要知道,纳吉还只是个内阁部长,不是地头蛇,当地宗教局官员更不会知道他们捉的这一个人,十多年后会成为一个之首。 其时,一些马来小报也蠢蠢欲动,准备拿这个新闻大做文章,纳吉的政治生命危在旦夕。 就在这时候,时任森州大臣的依萨出手解救,摆平了宗教局,也搞掂了小报们。当然,小道消息也在圈内广为流传,成为饭后笑柄。 重点是,依萨手上还有一张纳吉只包着一条毛巾,然后在他床上有个美娇娃的照片,然后他也把这张照片交给时任首相的马哈迪(呵呵)。 就这样,依萨成为了纳吉的救命恩人,所以大家也都明白了,为什么这种烂人,可以在政坛生存至今。

盘点那些认为“一马公司没有丑闻”的走狗和论述

5月16日,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发动第三波充公行动,调查和充公范围延伸至一号官员夫人(MO1‘s Wife),也就是首相夫人罗斯玛的金银珠宝和钻石。 而这一次,纳吉本人直接宣布“不要回应”,而其政权的走狗们,就通过政府机关及媒体,编织了各种各样可笑滑稽的理由,为一马公司丑闻辩解,混淆视听,却从不敢反驳251页诉讼状内的任何一个论据。 根据网络媒体《砂拉越报告》的观察,纳吉政府的走狗,至少给出了5种不合逻辑且搞笑的理由! 第一,美国司法部行动之前没知会我国(搞笑指数:8/10) 纳吉的走狗们表示“很愤怒”,因为美国司法部在行动之前没有向他们寻求合作云云。 最搞笑的是,连总检察长(Attorney General)也在用。当然,收取了纳吉从一马公司偷来的几百万献金的印度国大党(MIC),其财政S Vell Paari更大言不惭:美国司法部未能传召任何一个来自一马公司的人供证,证明了司法部对一马公司的指控是子虚乌有的。 呵呵,是不是很好笑?有关心一马丑闻的人都知道,过去两年,纳吉为了阻止一马公司被调查,把组成“调查特工队”的各个单位领导都换个七七八八了,包括前总检察长阿都甘尼、国家银行行长洁蒂和反贪会一哥阿布卡欣,甚至连不配合的副首相慕尤丁也被开除。 如果阿都甘尼没有被干掉,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都上不到位,所以现在上了位自然就变成纳吉的左右护法胡说八道。 去年11月,瑞士总检察长麦可劳伯表示,瑞士已经两次向马来西亚提出法律互助要求,希望马来西亚政府能够协助调查一马公司案,但都遭拒绝。 可见,没有寻求合作之说根本就是一派胡言,因为要调查丑闻的人都被干掉了。 第二,警方仍在调查,不方便回应(搞笑指数:7/10) 这个说法,貌似警方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云云。但是,总检察长似乎忘记了,去年他很大声的宣布,一马公司已经被彻底调查,没有任何舞弊的迹象,所以可以结案。 而带领查案工作的总警长卡立,也在表演有的没的,还说这是民事诉讼,不关他的事,因此奉行三不政策(不干涉、不行动、不支援),然后准备9月荣休。 连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也配合,说警方正在查案,不能插手以免调查工作重叠云云。一大堆荒谬借口,当人民都患上了健忘症。 第三,新一波充公行动没有任何新发现(搞笑指数:9/10) 这个说法是,美国司法部第三波的充公行动的论据,都是“循环使用”,没有新发现。 睁着眼睛说瞎话应该就是这种吧,美国司法部的诉讼状,从第一次的136页,到第三次的251页,增加了几乎一倍,竟然还敢说“没有新发现”。 美国司法部调查一马公司,已经证实被挪用的资金高达45亿美元,充公物品总资产高达17亿美元,其中包括刘特佐的超级游艇,刘特佐为了把妹(米兰达·克尔)而买下的2亿美元钻石,为首相夫人罗斯玛买的粉红色巨钻,加上毕加索的名贵画。 诉讼状除了抖出了更多一马公司资金被挪用、洗白和挥霍的细节,过程中,也提及多名新人物,分别是“大马一号官员妻子”、“四号一马公司领导”、“一马公司—SRC公司领导”,以及“马来西亚友人”。 这么多的新细节和新证据,纳吉的走狗们的回答竟然是“没有新发现”,要嘛看不懂251页诉讼状,要嘛就是骗人没有看。 第四,外国势力阴谋(搞笑指数:10/10) 美国司法部发动新一轮充公行动,震撼举国上下,但主流的巫英媒体却置若罔闻,对诉状内容近乎只字不提,仅凸显政府否认声明,甚至搬出阴谋论,企图把焦点转至在野党人士。 首相署部长兼国阵宣传主任阿都拉曼达兰依循之前的“在野党阴谋论”,直指美国怀有恶意政治议程,干预大马内政,企图协助在野党推翻国阵政府。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也同样指控在野党是美国司法部充公行动的幕后首脑,以推翻首相和政府。 被诉讼状揭发狂购大量珠宝,包括一条含22克拉粉红钻石,和27款总值130万美元的18K黄金项链与手链的首相夫人罗斯玛,就辩称这是推翻领袖、组织及国家的诽谤指控。 变节了的部落格客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din)则将充公行动标签为前首相马哈迪所策动。他说,美国司法部在去年7月发动首轮攻击后,无法推倒首相纳吉,因此马哈迪要求(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总监)仙蒂娅、《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等人,以接手下一轮攻势。仙蒂娅是向加州中区代理联邦检察长布朗(Sandra Brown)提呈核实充公诉状(Verified Complaint for Forfeiture)的人。 这些说法最可笑最不合逻辑的地方在哪里?因为它们都说马来西亚在野党利用美国司法部来对付纳吉。 呵呵,马来西亚在野党在纳吉面前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够利用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的司法部? 况且,美国司法部连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都开档调查,马来西亚在野党凭什么操控如此一个独立的司法机构? 第五,诉讼状举不出证据(搞笑指数:10/10) 这是最多人相信的说法,因为大部分人都没有很多时间去追踪这项案件,也没有时间去看251页的诉讼状。 首相的表弟,也是国防部长的希山慕丁就跳出来说,美国有证据就提控吧,不要胡乱指责。(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吗?美国就是在提出充公行动咯,不然你以为美国司法部在发口水文告吗?) 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就说,不需要召开紧急国会,因为没有证据,都是老调重弹,没有东西好谈。 而事实上,全世界各国的调查人员、银行、主要会计师事务所以及世界权威机构,都支持美国司法部的诉讼状。而且诉讼状的调查,也让多家新加坡银行被关闭,多个银行家因此而被判刑。 而纳吉的走狗们只是不断在喃喃自语,诉讼状没有证据,一马公司没有丑闻,纳吉的钱是阿拉伯国王捐献的。 面对这些垃圾话,爆神也只能说一句,谎言说一千次总有人会信,祝马来西亚人好运。

一马丑闻启示录:贪官污吏如何把钱藏海外?

马来西亚时间16日零时,美国司法部对一马公司发起第三波的充公行动,发布逾250页的文件,揭露一马丑闻更多新内情。 美国司法部揭发,一马公司多达45亿美元遭挪用,此次将充公一马公司5亿4000万美元的资产,包括许多豪华房地产、游艇、珠宝、多家公司的股权、电影权利,乃至各种艺术品等等。 究竟,贪官污吏是怎么把钱藏在海外的呢? Step1:选择一个避稅天堂 目前全球大约有 60个特定的离岸法域让人避稅,其中包含瑞士、位于英吉利海峡的海峡群岛(Channel Islands)和列支敦斯登,但大部分的离岸法域位于加勒比海地区,这些都是富人们喜欢的避稅天堂。 Step2:设立一间公司或其他单位 透过离岸投资顾问的帮忙,富人会在特定的离岸法域设立公司或信讬基金。在巴拿马还有其他避稅天堂,只要缴个工本费就可以在短短三天获得设立许可。另外一个可以藏金山银山的地方就是私人基金,富人可以设立一个可以拥有公司股份的私人基金会,替避稅计画再上一道锁。 Step3:创造一个(秘密)身分 让一到数个「指定人」经营公司或管理信讬基金,这些人并没有直接管钱,而是代表公司或信讬所有人做事,他们的名字也会出现在所有公司文件上。 Step 4: 开设银行帐户 来去流动的资金需要个家,有的逃稅者为了掩饰自己的身分,会在不同的离岸司法管辖区开户,而非在公司或信讬基金的登记处开户。 Step 5: 移动金钱 其中一个选项是直接把大笔金钱汇进户头,但如此一来国稅局就会知道帐户持有人有大笔金钱在海外。富人也可以走私现金或依照法定准许的 1万美元限额汇款。另一个逃稅的方法是故意和离岸公司或说好的人来场假官司,最后「庭外和解」一大笔金钱。 Step 6: 小心花钱 这一步要小心,因为其中包含欺骗还有非法的逃稅手段。有的富人会直接搬到他们的避稅天堂或低稅赋的国家居住,有的则靠赌博来隐藏非法金流,也有的人会用离岸公司申办的信用卡消费,但是,国稅局以打击这样看似抓不到持卡人的消费方式出名。除了上述方式,保险、赠与、信贷等都可以想办法找漏洞花钱。 备受争议的离岸公司(Offshore Company) 根据《维基百科》,离岸公司又称境外公司,是指并不在注册地进行实质业务的公司,有时也被称为非居民公司。其中,离岸公司要满足四大要素才可称为离岸公司: 第一,离岸公司必须在特定的离岸法域成立,这些法域主要是一些岛国,当地为了吸引投资改善经济,都特別制定《离岸公司法》给予减稅优惠,以鼓励世界各地的公司到当地注册。 第二,离岸公司成立的法律依据必须是离岸法域专门的《离岸公司法》规范。 第三,离岸公司的注册资本得来自离岸法域外,换句话说就是离岸公司的投资者或设立人必须非当地人。 最后,离岸公司不得在离岸法域内经营,所以离岸公司有所谓注册地和经营地分离的特征。 美国查稅跑第一 无论如何,要想利用离岸公司逃稅不得不依赖有经验的法律事务所或投资顾问,然而随着各国国稅局大刀阔斧地查稅,专门帮人避稅的行业也越来越摊在阳光下。 从 911恐怖攻击事件后,美国为了切断恐怖分子的金流,开始严查逃漏稅,再加上有几个和瑞士银行与金融危机相关的检举案件,美国查稅查得更勤。虽然海外冒出不少抱怨,但大部分的国家都愿意配合美国,一部分是因为这些国家没办法脱离美国的金融系统,另一部分是因为他们也想增加稅收。 几年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也扛起责任一起查稅,他们表示全球有 96个国家同意交换有关金融交易的资讯,彼此间也有一套共同的呈报标準。巴拿马曾经遵守该套标準,但之后又出尔反尔,让OECD在今年 2月公开谴责巴拿马。然而,查稅急先锋的美国也没有加入OECD的计画,因为他们在自己的法律下有一套有效的方法做着跟OECD一样的事。 脏钱很难判断 即使全球一起努力,查稅系统依然漏洞百出。最大的漏洞就是由各国执法,让各国可以选择忽略国内有关不法行为的资讯。 可是,这些资讯仍有摊在阳光下的一天,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深陷的一马公司丑闻就是一例,当中有 7亿美元经由瑞士、卢森堡、新加坡和其他地方的银行,从本该是国家基金的帐户转到纳吉的户头。 负责调查的一名瑞士检察官说:「很难去判断哪一个箱子的钱是干净的,哪一个箱子的钱是脏的。」 而专门追踪隐藏金流的专家表示,让当局查不到钱的方法不断推陈出新,其中最重要的策略就是想办法让钱离国际金融体系越远越好。有人指出,比特币(Bitcoin)这样的数位货币之所以会出现与此相关,也有人认为打击避稅天堂会造成高端房市繁荣。 力推透明化的OECD工作人员巴蒂雅(Monica Bhatia)说:「可以藏钱的地方真的非常非常拥挤,纳稅人可以买钻石然后把它们锁起来,但越来越少地方可以让他们藏了。」

“鸡奸专家”沙菲宜如何设局?

在这个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内有一张白板,白板上有两个名字: 安华和RPK。这两个名字下面有许多各样纸条、潦草字迹和刻画。 一份很困扰人的报告被公开了。这份报告揭露了赛夫在向警方作出被鸡奸的几小时之前,他曾被一名医生检验的事实。有关医药报告看来显示他不曾被任何人鸡奸。 这样的报告导致了一些很严重,并需要马上解答的问题: (一)警方是否拥有这份医药报告? (二)警方是否曾盘问那名医生及扣留他某段时间? (三)这名医生是否面对任何形式的恐吓?若有,被谁恐吓? (四)是否有其他医生的医药报告是证实或否定第一份医药报告? (五)如果那份医药报告的确证明缺乏表面证据,那警方对安华依布拉欣采取积极的行动,以及政府公开放话要他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的理据为何? 这些疑问的答案极度重要,因为它们令人关注我国执法系统的廉正。 这些关于鸡奸指责的调查工作的最新揭露,并非引发必须得到答案的疑问的唯一案例,毕竟私家侦探巴拉苏巴玛廉突然「失踪」的事迄今仍未得到满意解释,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他发表第一份及第二份法定声明的现象并不寻常,这一切都造成有正常思维的公众心生不安。 马来西亚人民深感不安,一个真正奉行法治的国家,不应该面对这么多令人不安的事态发展和无法回答的问题。 马来西亚司法机因此而危若累卵。专业人士的廉正,不管他们是医生或律师,绝不能受到干扰。绝不能让公众有所怀疑这个国家的刑事司法制度已受到滥用或误用。因此必须对这些案子展开公开及彻底的调查。这么做有赖于相关各造有不计后果地去做出正确的事的勇气和敬业精神,而那些体现了这种勇气和廉正态度的人,必须知道他们是生活在一个能让他们这么做而又安全无忧的国家。 安碧嘉在她的文告中所说的都是真的,她也有理由去担心。不过若她知道我们所知道的整件事情的话,她会更加担心。 前些时候,一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被设立起来应对所有有关安华鸡奸危机的行动。不!这「警察特别行动中心」不是在2008年6月26日的鸡奸事件后才设立的,而是早在2008年6月26日很久之前就设立起来了。 为何需要再指称鸡奸事件之前就成立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呢?他们是否有预知能力?在还没有发生这宗案件时,就在他们的水晶球里看到了这宗案件的发生吗?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被成立是否为了要解决犯罪?或是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早在「犯罪」日期之前被成立,好让他们能够制造所谓的犯罪? 是的!一道又一道的问题。不过这还不够绝,最绝的是,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不在警察总部,而是在杰出巫统律师沙菲宜阿都拉(Shafee Abdullah)的法律事务所的会议室。沙菲宜在应付如蒙古女郎谋杀,雪茄女郎非礼等那样的案件已有「臭名远播」的名望。给我任何一个受质疑的案件,你都会看到沙菲宜涉及其后。而现在这个人在他位于`Kenny Hills'的律师楼的会议室协调安华鸡奸指控工作。 Kenny Hills是位于吉隆坡市中心西北面五公里的半山豪宅区 这个在《沙菲宜律师楼》的会议室里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驻有四名警官,由一位叫做阿兹(Aziz)的长官带领。可是为何他们驻在一个巫统律师的办公室,而不是在警察总部呢?这是一个警方的官方行动还是秘密行动?是的!我们看太多有关中央情报局的阴谋部门的好莱坞电影了。不知道沙菲宜和皇家警察也看了同样的电影吗?看起来是有的!因为这个在巫统律师沙菲宜的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简直就是抄自这些电影的桥段。 在这个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内有一张白板,白板上有两个名字: 安华和RPK。这两个名字下面有许多各样纸条、潦草字迹和刻画。那里还有图表和方略如何把安华和RPK涉及各种犯罪,然后把他们关起来,直到他老到牙齿掉光为止。 是的!警察向巫统律师负责!而沙菲宜作为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和警察首长及总检察长的协调人。而这个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是为了要探讨如何把安华和RPK关起来。而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必须要在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成立的原因是因为如首相阿都拉所说的那般,警察首长和总检察长并没有正式的介入安华的鸡奸案。 沙菲宜不是个普通人,实际上他不是个人,他是个恶魔。但他可是马来西亚第一位最杰出的「鸡奸学家」,他是鸡奸犯罪的专家。政府这么说道∶「他只不过是个普通医生、全科医生」,这是为什么普斯拉维的医生报告被拒。他行医了超过20年又怎样?一位普通医生的诊断是不能接受成为证据的。他们需要的是「鸡奸学家」——鸡奸专家的诊断,而沙菲宜是马来西亚第一位最杰出的「鸡奸学家」。 (Hospital Pusrawi)普斯拉维医院 这是为何二级高级助理警察总监莫哈默洛万莫哈默尤索夫(Mohd Rodwan Mohd Yusof)不在警察局或警察总部与赛夫见面。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并不在警察局或警察总部内,而是在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会议室。而在这个律师楼内和赛夫见面是很危险的,让一些人看到就不妙了。那是为何洛万要在凯煌酒店(Concorde Hotel)的619号房与赛夫见面。 好!所以洛万在案发一天前与赛夫见面。不过,也许是洛万有预知能力或他有一粒水晶球,然后他看到隔一天会有鸡奸案发生。有些人真的有这样的预知能力的。无论如何,不管时刻又出错还是怎样,他们还是「有证可据」来证明安华在赛夫与洛万在凯煌酒店619号房见面后一天就鸡奸了赛夫。 其中一项决定性的证据本来是来自普斯拉维的医生的医药报告,也是赛夫在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2时正所做。不过,那医生却说他检验过赛夫后发觉没有任何鸡奸的迹象。这报告冒出水面后,医生也失踪了。所以现在他们无法使用这个证据了。 而下一个证据本来应该是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四时正在吉隆坡中央医院(Hospital Kuala Lumpur,HKL)所做的第二份医药报告。不过,吉隆坡中央医院的门诊部在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四时正就打烊了,所以又怎麽能够做出第二份医药报告呢?是的,就是那样!没有什么第二份医药报告,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医生也反对捏造一份医药报告说做了第二次的诊断,或是说他们找到鸡奸的证据,因为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既然没有任何在普斯拉维及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医生要和警方合作,最后一个证据就是赛夫的底裤了。好!赛夫的底裤上没有安华的精液。不过这是小问题,只要在化验部里的阿谁愿意供证说他们有验到赛夫的底裤,而他们也有找到安华的精液在上面的话,那就够好了。他们就能对安华立案,根据这个来自化验部的证据来起诉他。 不!化验部门的报告还没有出炉。根本没有什么来自化验部的报告说他们找到安华的精液在赛夫的底裤上。这是因为他们首先必须拿到安华的样本,这样才能放在底裤上,这样化验部才可以「找到」。 不过安华又很蠢,他既猪头又顽固,他拒绝交出他的样本。若安华拒绝让他们抽取他的样本,他们有如何能够把安华的精液放在赛夫的底裤上呢?化验部总不成在报告上说只要警察一把安华的精液放在赛夫的底裤上的话,他们就能找到证物了。不过既然安华不愿意交出他的样本,所以这个计划就有点失败了。 不过不要紧的,只要过了这个月,国会就会通过一项新法律,说若警察要你的样本,你就得给他们你的样本。拒绝这么做的话就是犯法了,要坐牢的。他们会尽量在独立前,也就是八月三十一日前通过这项法律。然后他们会把这项法律的有效性追溯至通过日期之前,好让通过这项法律的日期前的任何「犯罪」都涵盖得到。 一旦这个《脱氧核酸核糖法令》成为法律,他们就可以再搞安华一镬,安华也不能再拒绝交出样本。然后,他们一旦拿到安华的样本,化验部就能够在赛夫的底裤上「发现」到污迹。然后他们就可以逮捕及起诉安华。然后谁知道,他们也许还能够入安华的罪呢? 是的,这个沙菲宜是很厉害的「鸡奸学家」。他的律师楼内的会议室内的白班上有名字、图表、纸条、潦草字迹和充满刻画。这个会议室成为「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已经很久了,那早在2008年6月28日的案发日期之前更早就成立了。那不是为了破鸡奸案而成立的,而是为了制造鸡奸案而成立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们还缺少一样很重要的证据。他们还缺少需要放在赛夫底裤上的安华样本。不过他们将会在新的 《脱氧核酸核糖法令》通过后,就能够利用这新的法律来强迫安华交出他的样本。当安华完蛋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关闭这个在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会议室内的「特别行动中心」,然后在有必要处理一些特别案件时,再次重开。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Shafee Abdullah: sodomologist extraordinaire 作者:拉惹柏特拉 翻译:ECS283 校对:西西留

收纳吉950万送安华入狱的资深律师,就是莎菲宜

Malaysia Leak爆料网不爆假料,也不爆流料。最近外界,最劲爆的新闻,就是一名资深律师,从首相纳吉私人户头拿了950万令吉。 没错,那个资深律师,就是代表政府出任安华肛交案2.0主控官的丹斯里沙菲宜(Muhammed Shafee Abdullah)。 文件显示,莎菲宜分别于2013年9月11日和2014年2月17日从纳吉的AMBANK私人户头(账户号码2112022011906)获得430万令吉和520万令吉,而这个户口也是用来接收一马公司前子公司,即SRC国际公司的资金。 总检察长阿班迪在2016年1月,宣布纳吉在“捐款案”和“SRC案”清白无罪时,不小心向媒体展示了接获SRC公司的银行账户号码,而这组号码与纳吉户口号码相同。 这些资金乃源自一马公司前子公司——SRC国际有限公司,接着汇入纳吉账户,再转移到不同人士与机构手中,包括最近被踢爆的彭亨州苏丹。 为什么说纳吉给钱沙菲宜陷害安华? 第一,总检察署2013年7月罕见地委任沙菲宜成为安华肛交案在上诉庭和联邦法院上诉的主控官。上诉庭於2014年3月7日判成安华罪成,入狱5年。 而缴付给沙菲宜的这两笔款项,恰恰就是发生在这一段期间,沙菲宜也幸不辱命,收钱做好工,成功定罪安华。 更何况,沙菲宜是政府聘请的律师,已经收了政府的钱,如今再从纳吉私人户头拿了950万,可见收获甚巨。 沙菲宜是巫统法律顾问,多次担任巫统领袖贪污失信等案件辩护律师。更甚的是,他曾经在肛交案原告赛夫会见时任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时出现在现场。 总检察署在拥有超过1800名有专业资格的法律人士的情况之下,却利用公帑聘雇沙菲宜为肛交上诉案的首席主控官,已经证明了安华的肛交案是有政治动机。 此前,资深律师汤米汤姆斯和上诉庭退休法官丹斯里乔治,联合提呈一项动议,要求律师公会在2015年3月的常年会员大会上,公开谴责沙菲宜在联邦法院裁决安华肛交罪成後,去巡回演讲公开批评安华的行为,并要求把他送交律师公会纪律局处理。 对此,沙菲宜起诉律师公会等诽谤,然而法庭却判沙菲宜败诉,连法官也不认同沙菲宜在一个巡回政治讲座上,披露安华肛交上诉案的清堂审讯内容。    

媒体与金钱游戏:新闻界的沦落

过去一个月,马来西亚中文圈子最劲爆的新闻,除了首相纳吉的大马城交易破局事件,就是轰动全城的金钱游戏。 自从“解救普通人”金钱游戏(JJPTR)在4月22日声称遭人骇入投资系统导致亏损,最后宣布崩盘,国内多达27家金钱游戏公司在过去1个月,陆续传出崩盘消息或提出转盘计划,其中更有许多创办人已失联,受害人数不可估计。 截至5月2日,国家银行已经冻结了238个疑涉及金钱游戏或骗局的银行户头,以展开调查。 当然,今天讨论的不是金钱游戏有多猖獗,而是马来西亚媒体在这件事情有没有尽到媒体责任?笔者身为圈内人士,对有关现象无言以对,国内不论主流或网络媒体,对金钱游戏的报导,表现实在差强人意,未能尽到第四权责任。 先看看Boston Globe这一家美国地方性小报在2002年处理神父性侵事件的方式,再看看最近媒体的表现,也许我们可以看得更深刻点。 媒体存在的目的与责任 Boston Globe 这个小报在 2002 年揭露一系列神父性侵事件,使得原本被当作单一事件被个別「和解」掉的无数丑闻被串连成一件「被体制纵容与包庇」的大事。 这个深度报导被发布后,在全球引起涟漪效应,各国纷纷爆料相关的体制性丑闻,以至於最后连教宗都被质疑是否知情。逼得当时的波士顿教区主教 Bernard F. Law 不得不辞去主教职位。但是后来又被当时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指派为天主教神职人员以引为傲的职位“罗马圣母大教堂大祭司”。 此外,现任教宗 Pope Francis 在 2014年五月宣布将接见一群性侵受害者,并严厉地公开表示绝对不容许神父性侵,也绝对不容许包庇神父性侵(Zero Tolerance)。 Boston Globe 后来因为这个报导而获颁普立兹奖。这个故事还被改编成电影《惊爆焦点》(Spotlight),而这部电影也获得了第8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 在这一部电影里,记者们急着要抢在其他报社之前报导已获得的大量性侵案,但是深度报导小组 focus 的组长和社长都一致要求继续挖掘更深层的结构面,直到足以把整个体制性问题(institutional)全面挖清楚,证据确凿,让教会毫无遁词的机会,非得戮力改革不可。 他们两人一致地向记者提醒:我们要的不是喧腾一时的报导,而是彻底解决问题。 马来西亚的媒体在做什么? 在执法单位尚未采取行动对付JJPTR之前,本地媒体对金钱游戏的定调,只是社会事件,报导范畴和深度也是差强人意,甚至有抄袭专门踢爆金钱游戏的面子书专页《原来是这样》的嫌疑。甚至可以这么说,拥有庞大消息网、记者群及资料库的传统媒体,揭发金钱游戏的力度和深度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面子书专页。 请问,主流媒体以后还好意思抨击社交媒体的消息不可靠?主流媒体现在忙着在面子书转发或抄袭中港台的羶色腥新闻,基本上跟他们以往抨击的社交媒体根本没有分别了。 当执法单位采取行动对付JJPTR之后,媒体对金钱游戏的报导更是一面倒跟着执法单位的调查思路,完全丧失独立思考,更别说继续挖掘更深层的结构面,把整个体制性问题全面挖清楚。 众多主流媒体,也只有《南洋商报》针对金钱游戏作出全方位的报导,表现算是差强人意,不过不失。然而,作为唯一一家能够跟李宗圣做独家专访的媒体,其报导内容也让人摇头,几乎变成帮李宗圣免费宣传翻盘计划。 李宗圣落网之后,陆续曝光的警方调查结果,更加显得《南洋商报》当初的独家报导,不过是独家广告。 至于那个声称“深度报导有影响力的新闻和论点”的著名网络媒体 — 《当今大马》,竟然缺席金钱游戏的报导,你没看错,《当今大马》针对金钱游戏的报导,是“0”,完全不理会这宗事件,其编辑团队的决策逻辑,果然非主流。 金钱游戏只是社会事件? JJPTR以及其他金钱游戏,涉及金钱数目之大、受害人数量之多、牵涉层面之广,稍微有新闻触觉,就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一宗普通的社会事件,几个毛头小子就能做得出来。 然而,拥有资源去调查及报导的媒体,竟然无法全面报导事实真相,更无法报导完整的事实,更甚的是,表现竟然还不如一个面子书小专页。新闻界的沦落,莫过于此。

最热新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