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转战沙亚南国会?大臣舞剑,意在沛公

122

全国大选硝烟弥漫,就排兵布阵,马来西亚反对党阵线希望联盟也传出种种消息,其中最震撼莫过于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和人民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被盛传将分别竞逐沙亚南和乌鲁冷岳国会议席。

根据来自公正党的匿名消息透露,这两人的名字和上述议席提呈上不久前召开的雪州希望联盟选举会议。

消息传开之后,网上留言纷纷大吐口水,这两人贵为一党之魁,尤其阿兹敏本身是雪州大臣,竟然惧怕伊斯兰党的三角战威胁,不敢留守盘踞多年的选区,而选择更安全的议席。

更令人失望的是,这两人选择竞逐的选区是国家诚信党(原伊斯兰党选区)的议席,分明就是公然打劫盟友选区。

然而,根据公正党内深喉咙劲爆透露,事实真相并非如此!

这很简单,阿兹敏的阴谋,透露了多个破绽。

第一,如果阿兹敏真的惧怕三角战,他大可以选择公正党的多个安全区,譬如说,因泄露机密官司罪名成立而无法上阵的拉菲兹(Rafizi Ramli)所空出来的班丹国会(Pandan),又或者去年因不满公正党继续和伊斯兰党暗通款曲,愤而辞掉党职并宣布不再上阵的士拉央(Selayang)国会议员梁志坚的议席。

阿兹敏要找安全区上阵,党内可供选择的议席多得是,根本不需要图谋友党的议席。国阵在沙亚南国会拥有强大基层和影响力,更何况公正党在沙亚南也没有耕耘和基层,转战沙亚南并不会比留守原区Gompak来的更好。

第二,如果是惧怕与伊党三角战,那么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转战乌鲁冷岳(Hulu Langat)国会更不靠谱,因为现任乌鲁冷岳国会议员Che Rosli仍属伊斯兰党,不是国家诚信党,这岂不是打劫伊斯兰党的选区?

再者,祖莱达的安邦国会(Ampang)属于城市选区,505大选的时候也以过万张多数票胜选,属于公正党安全区之一,而乌鲁冷岳国会是半城乡区,亦是伊斯兰党多年的堡垒,转战该议席是自寻死路。

问题来了,公正党到底在图谋什么?

根据公正党匿名人士透露,阿兹敏这一着棋非常阴险,由始至终他都没想过要移师,此举纯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暗度陈仓?没错,根据消息人士,这是阿兹敏和伊斯兰党的谈判结果,即是公正党在希盟内要求上阵原伊斯兰胜选的部分议席,过后本身不上阵,间接把选区归还给伊斯兰党,以此为条件换取伊斯兰党不在公正党选区打三角战。

如此安排,也有利于雪州伊斯兰党。雪州伊斯兰党非常清楚,由于背叛了华裔选民,一旦全面三角战,第一个全军覆没的政党就是伊斯兰党自己本身。

另外,压缩诚信党的突围空间,不让诚信党染指雪州任何议席,据悉也是伊党主席哈迪阿旺(Hadi Awang)开出的条件。

阿兹敏的献议,一方面能够让伊斯兰党避免全军覆没之祸,保存元气,一方面也让公正党在其多个边缘席位免于三角战,让其得以成为雪州最大党。

消息指出,倘若根据行动党的战略部署,即全面三角战,就算希盟成功保住雪州政权,公正党也极有可能损手烂脚,而阿兹敏大臣位置更是岌岌可危。因此,避免三角战一直都是阿兹敏的首要战略。

由此可见,阿兹敏这么做,虽然战略上能够避开让国阵得利的三角战,但是却出卖了其盟友诚信党和行动党。

大臣舞剑,意在沛公,可取与否,见仁见智。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