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人心惶惶的狂犬病,誰在玩弄人命?

128

砂拉越人心惶惶的狂犬病,誰在玩弄人命?

砂拉越老百姓目前最關注的事件莫過於狂犬症疫苗是否足夠的問題,砂拉越在7月初爆發狂犬症後,目前已經蔓延到百里之外的斯理阿曼以及古晉市並導致了5人死亡,造成人心惶惶,家裡有飼養家犬的狗主們也紛紛帶其狗兒前往獸醫局注射疫苗,這造成了疫苗大量缺貨,造成了有錢也買不到疫苗的情況出現。
狂犬症在砂拉越爆發之後,聯邦政府以及砂拉越政府信誓旦旦的向人民保證說不必擔心,砂拉越無論是無論是人類或動物的預防針疫苗完全充足,人民無需過於擔憂,同時還在狂犬症案例發生的地點設立臨時疫苗中心讓家犬免費注射疫苗。
但事實的情況卻沒有報章上所報導的那麼真實,在行動黨的議員的實地查證下發現,獸醫局的疫苗並不足夠,就連政府所開放的疫苗中心也在疫苗不足的情況下只開放一天就“黃飛鴻收檔”。導致許多排隊等著為家犬注射疫苗的狗主在排隊了幾個小時後被告知疫苗已經用完,其中一位狗主甚至是在排到他的家犬後被告知,狗主人的住處並不是屬於那一個市議會所管轄所以不讓注射疫苗。

砂拉越政府隱瞞事實
除了動物的疫苗不足之外,人類使用的預防針也被砂拉越人民質疑是否不足,這是因為砂拉越發生了有人被狗咬了之後即刻前往醫院就醫,但是卻被告知不必注射預防針,這一點讓人感到懷疑是否供人使用的預防針也是出現缺貨的情況?因為砂拉越政府一再的呼籲人民如果不幸被狗隻咬傷的話就要即刻前往醫院注射預防針以免感染上狂犬症,但事實卻不是如此,被狗咬的人並不是每一個都被注射疫苗
被拒絕注射疫苗的人士大多都無處申訴,一些則是選擇在面子書上抱怨。巧合的是,其中一位被醫院拒絕注射預防針的是行動黨前石角區州議員周宛詩,周宛詩在五月的時候突然被流浪狗咬傷,在狂犬症爆發後,她突然發現咬傷她的那隻野狗突然死亡,在鑑於狂犬症的病症有三個月潛伏期的情況下便前往醫院就醫,當時醫生卻拒絕為她注射疫苗,她前後去了三次醫院,直到第三次她前往醫院向醫生堅持的情況下才獲得注射預防針。

政府是否要安民心所以言論不一致?
從狂犬症在7月爆發至今,砂拉越政府通過報章一再的發表疫苗足夠的消息,但是一邊安民心的同時疫區卻不斷的在擴大並出現了人民埋怨疫苗不足的問題;對於這樣的情況,行動黨即刻給予相關的建議並且在國會將問題帶出,但是卻被國陣人聯黨的外圍組織用來炒作,並且藉這樣的機會去歌頌人聯黨。其中,實淡賓區國會議員陳國彬更是因為不滿聯邦政府在國會“報喜不報憂”而罔顧他選區內的疫情嚴重問題而譴責衛生部長混淆國會而因此被逐出國會兩天。

人聯黨操控的市議會欲嫁禍於火箭楊薇諱?
砂拉越政府似乎已經沒法控制疫情,所以就在無可奈何之下下令市議會捕捉流浪狗後放置在砂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SPCA),但是卻沒有清楚的交代捕捉後放置在該協會是人道毀滅還是注射疫苗。
巧合的是,朋嶺區州議員楊薇諱之前在收到肯雅蘭人民的投訴於是通過報章建議南市市議會為肯雅蘭區的流浪狗注射疫苗,確保狂犬症還沒有侵襲肯雅蘭地區之前,先受到預防

但政府卻下令市議會去捕捉流浪狗,這引起了愛狗人士的不滿,這起事件讓國陣槍手逮到機會,紛紛的將矛頭指向楊薇諱。據了解,來自人聯黨的南市小販公會主席陳春雄更是在愛狗人士在菜市場阻止捉狗大隊進行捉狗時,直接誤導愛狗人士表明說捉狗是因為市議會接到楊薇諱的投訴,甚至一些槍手更是在愛狗組織的fb官網故意扭曲事實,這對於狀況外又不閱讀報章的人士來說,基本上是為人聯黨加了不少的分數。

除此之外,人聯黨外圍組織的FB專頁“砂拉越人人晚報”更是有意無意的為人聯黨作宣傳,把一切功勞都歸功於人聯黨而忽略了前線人員。
看來這一次人聯黨嫁禍行動黨取得了成功,但是在這種玩弄人命,在緊急的情況以這種手段來撈取政治選票简直是下三濫的手段。
但是,我在求證的時候發現,除了報章上沒有看到有行動黨議員要求捕殺流浪狗之外,不少知情的人也都知道楊薇諱其實也是一名愛狗人士,其中一名支持者甚至還拿出了去年10月刊的火箭報來,當中有一個報導是建議政府必須妥善的處理流浪狗的事件包括結紮等等。
此外,我查證中還發現,南市市長曾長青在報章上清楚的表明說,一切遵循砂州災難管理委員會及地方政府部的指示及程序來進行抓狗行動,這清楚的表明了人聯黨其實是藉用這一次的狂犬症來打擊行動黨以撈取政治選票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