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帶你了解國陣長達三年的秘密宣傳佈局!

3822

揭秘!帶你了解國陣長達三年的秘密宣傳佈局!

第14屆大選箭在絃上,網路上硝煙更是越打越兇,貌似四處都是槍手。上一屆大選的國陣,尤其是馬華公會、民政黨、人聯黨等成員黨完全敗走面子書等社交媒體;但這一屆國陣準備充​​足來勢洶洶,已經養兵超過三年的國陣網絡兵團不再是吳下阿蒙,甚至已經把影響力滲透進入主流媒體執筆人群中,來屆大選勢必要征服大眾輿論!

還記得505,國陣兵敗如山倒,如果不是靠1MDB環遊全世界先洗黑錢,然後再存進納吉戶口的現金,穩住巫統的墾殖區基本盤,恐怕就連47%得票都有很大的難度。當然,經過這一戰後納吉終於明白,經營網絡輿論非常重要,他必須要有在網絡上替他開炮打對手,替他的陣營說話、緩頰的 “中立第三方人士”。

更重要的是,納吉完全體會到,不論是網絡戰還是現實戰,單靠馬華人聯之類的華人政黨這些豬隊友根本沒有辦法穩固整個華人票。於是巫統就做出了這個決定——巫統自己遙控華社輿論!

因此,從2014年上半年開始,國陣就已經開始佈局,要收復失地,他們首先從目前網路上最惡名昭著的謠言製造帳號 Lim Sian See 開始,這個假名帳號在2014年1月4日就註冊成功,一開始就是專門撰文攻擊檳城與林冠英的假帳號。

接著,國陣開始註冊一個又一個表面上推廣地方認同,但實際上都是要用作大選宣傳的專頁。

他們在2014年3月30日登記了“我來自檳城 Penang My Hometown”、2014年4月13日是“I’m Malayisan 我是馬來西亞人”、2014年6月4日則成立了“ Johor Lang 我是柔佛人”、2014年6月5日一天就成立了兩個專頁,即“我來自馬六甲 Melaka My Hometown”和“我來自沙巴 Sabah My Hometown”、还有砂拉越的 “砂州眼”等等。

從成立專頁日期就可以知道,這是一個充滿計劃性的行動,現在更可以從每一個專頁的圖片設計看出他們關聯的端倪。

這些專頁一開始都避開談政治,直到累積了相當大的粉絲人數,當然也包括大選腳步愈來愈接近,這些專頁開始在2017年年初露出國陣打手的真面目。這類假認同、真槍手的手法也在其他地方可以看到(砂拉越的S4S就也是其中一個經典案例)。換句話說,他們先以甜頭引誘粉絲like 他們的專頁(例如分享地方資訊、小地區生活八卦、美食介紹等等),累積到了足夠人數之後,再開始發一些跟政治有關的帖,最後就是狂打林冠英、民主行動黨。

但這些專頁只是貼文章的頻道,製造訊息的槍手才是重點!也就是背後提供素材的藏鏡人。

國陣第13屆大選慘贏之後,痛定思痛,以為一定是輸在沒有付錢請槍手,所以大選後沒多久,就重金禮聘開始組織槍手隊伍,也才有了以上那些專頁,但是國陣一開始還是老毛病,以為外包給外面的公關廣告公司就可以了,但那裡知道外面的公司只想收錢,根本做不到他們要的。

但是在2015年7月,阿都拉曼達蘭接任國陣宣傳策略局主任,大整旗鼓,國陣的槍手團真正成為有效的軍裝,主動出擊。

首先,他們安排Lim Sian See接受《星報》專訪!專訪就在2015年10月31日刊出。試想看看,全馬英文第一大報竟然訪問一個匿名的槍手!而且就連專訪都是匿名的!匿名的!匿名的!
一個匿名的專訪,要如何確定它的真實性呢?這個當然要有內部線人報水囉!訪問Lim Sian See的不是別人,就是和阿都拉曼達蘭交情甚篤,一樣來自沙巴的記者Philip Golingai。

更重要的是,為了避免立場過於鮮明,Lim Sian See在接受訪問時,強調自己“無黨無派”,導致自己的地位超然。如果不強調自己是中立的“無黨無派”,反而以國陣支持者自居,Lim Sian See肯定就沒有辦法累積在面子書上的人氣。 (想想看馬華民政哪一個低調類型的領袖可以在面子書累積30000人的追踪人數?幾乎不可能,但是 Lim Sian See 輕而易舉的做到了)

透過似是而非,一半事實、一半謊言的寫作手法,Lim Sian See這個隱藏賬號就迅速成為國陣宣傳策略局下的重要資產。

目前,這支團隊結合國陣政府底下的特別事務局(JASA)一起行動,JASA時不時會在它的Whatsapp廣播頻道上發送國陣宣傳策略局的撰文,儘管Lim Sian See已經被人擺明點出出就是現任國陣宣傳策略局的副主任司徒忠(Eric See-To Chong),但是,他依然拒絕使用真名。俗語說,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鼠輩又怎麼在乎自己的姓名?
國陣宣傳策略局的槍手團隊的工作就是全天候監督所有社交媒體動態,第一時間擬定反擊策略、回應要點,必要時,用Lim Sian See帳號丟出槍手材料,然後讓國陣領袖引用。 (其中一個較新的例子就是陸兆福和劉華才在百格的直播上討論關於火箭重選事件時,劉華才直接引用 Lim Sian See 曾寫過的錯誤論述來拋給陸兆福,被陸兆福當場拆穿!)

另外,在剛過去的一周,我們就親眼目睹國陣宣傳策略局的高效率。星期一下午3點30分左右,民主行動黨柔佛州宣傳秘書黃書琪在她的英文專頁貼出一篇文章,狠批Lim Sian See,任何熟悉面子書規則的使用者都知道,辦公日的下午時段最是冷清,不會有什麼人掛在臉書上。

怎麼知道,不到15分鐘,Lim Sian See的面子書帳號就已經出現留言,接下來半小時,所有國陣宣傳策略局轄下的槍手帳號一一浮現;怎麼知道是槍手?很簡單,如果不是全職做槍手,星期一下午3點30分得空在網路上狂轟濫炸?而且,黃書琪的英文專頁和該黨其他領袖專頁的追隨者人數一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Lim Sian See可以在15分鐘內就出現,顯然是24小時做監視的。

他們24小時密切留意所有希望聯盟領袖的專頁,尤其是民主行動黨。一但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即調動火力;根據線人消息,Lim Sian See這一次非常生氣,但他恐怕不知道這一次行動踩了陷阱。

司徒忠從躲在這個帳號後面貼出各種文宣材料,到現在被逼走到幕前,除了顯示國陣真的無人,必須要靠這個槍手來提供論點之外,也顯示其他領袖不要再保納吉,司徒忠必須親上火線露臉回應。

更重要的是,司徒忠的論點可以獲得主流報章評論人的青睞,進而寫進他們的評論中。但這絕對不是偶然,而是國陣宣傳策略局長達四年的佈局。

例如說,司徒忠在7月9日下午2點19分率先在自己的實名專頁Eric See-To – BNSC 貼出一篇文章,指說如果民主行動黨再重選,唯一得利者將是林冠英,因為可以再當多一屆的秘書長。一個當初自詡為無黨無派的人,在自己的專頁上表明自己已經是“政治人物”身份,而這篇文章在當天下午4點31分,就獲得的《星報》報道。

好玩的是,就在三天後,即7月12日,星洲日報評論人鄭丁賢立馬就循著司徒忠的思緒理路,寫出一篇《重選是逼害?還是大禮? 》的文章。
有腦的人都知道,一個政黨都分分鐘不復存在,還談能不能多當一屆在野黨內的黨職,根本是想太多。但國陣槍手的邏輯,竟然獲得《星報》報道,再加《星洲日報》鄭丁賢背書!其實早在2015年,星洲日報就已經開始引用 Lim Sian See 的言論,一個堂堂主流大報卻引用、頻密報導一個 “實際上不存在的身份” 來大做文章?
另外,在查資料的時候還注意到,其實星洲日報不止一次報導一個無頭無臉的“部落客” 並多次引用Lim Sian See 的文章,更特別的是,星洲日報有意避開“親國陣” 這個稱號。反之,《光明》和《中國報》都毫不避諱的使用 “親國陣部落客” 這個名號在 Lim Sian See 身上。所以說星洲根本就是國陣的喉舌報也不為過。
國陣宣傳策略局這大成功的策略,完美的將有能力操控(傳統媒體)和原本沒能力操控(社交媒體)轉化成一個​​完整的契合機制。版主以前寫過的幾篇文章(有興趣的可以自己翻來看看),其實就是按照這個模式在運作。先是在傳統媒體機構暗升聽話的小孩及砍掉不乖的小孩來堅守輿論,然後再將社交媒體的言論大清掃、大監督,最後將兩者互相配合,来製造一場史無前例的輿論黑手!

你以為誰在替納吉出謀劃策治理國家?不就是一個槍手而已,他所領導的槍手團隊正24小時,盯著你的言論,每一個國陣基層領袖都已經化身成為他們的一分子,他們的任務就是替司徒忠散播訊息,模糊真相與事實。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