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奸专家”沙菲宜如何设局?

346

在这个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内有一张白板,白板上有两个名字: 安华和RPK。这两个名字下面有许多各样纸条、潦草字迹和刻画。

一份很困扰人的报告被公开了。这份报告揭露了赛夫在向警方作出被鸡奸的几小时之前,他曾被一名医生检验的事实。有关医药报告看来显示他不曾被任何人鸡奸。

这样的报告导致了一些很严重,并需要马上解答的问题:

(一)警方是否拥有这份医药报告?

(二)警方是否曾盘问那名医生及扣留他某段时间?

(三)这名医生是否面对任何形式的恐吓?若有,被谁恐吓?

(四)是否有其他医生的医药报告是证实或否定第一份医药报告?

(五)如果那份医药报告的确证明缺乏表面证据,那警方对安华依布拉欣采取积极的行动,以及政府公开放话要他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的理据为何?

这些疑问的答案极度重要,因为它们令人关注我国执法系统的廉正。

这些关于鸡奸指责的调查工作的最新揭露,并非引发必须得到答案的疑问的唯一案例,毕竟私家侦探巴拉苏巴玛廉突然「失踪」的事迄今仍未得到满意解释,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他发表第一份及第二份法定声明的现象并不寻常,这一切都造成有正常思维的公众心生不安。

马来西亚人民深感不安,一个真正奉行法治的国家,不应该面对这么多令人不安的事态发展和无法回答的问题。

马来西亚司法机因此而危若累卵。专业人士的廉正,不管他们是医生或律师,绝不能受到干扰。绝不能让公众有所怀疑这个国家的刑事司法制度已受到滥用或误用。因此必须对这些案子展开公开及彻底的调查。这么做有赖于相关各造有不计后果地去做出正确的事的勇气和敬业精神,而那些体现了这种勇气和廉正态度的人,必须知道他们是生活在一个能让他们这么做而又安全无忧的国家。

安碧嘉在她的文告中所说的都是真的,她也有理由去担心。不过若她知道我们所知道的整件事情的话,她会更加担心。

前些时候,一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被设立起来应对所有有关安华鸡奸危机的行动。不!这「警察特别行动中心」不是在2008年6月26日的鸡奸事件后才设立的,而是早在2008年6月26日很久之前就设立起来了。

为何需要再指称鸡奸事件之前就成立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呢?他们是否有预知能力?在还没有发生这宗案件时,就在他们的水晶球里看到了这宗案件的发生吗?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被成立是否为了要解决犯罪?或是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早在「犯罪」日期之前被成立,好让他们能够制造所谓的犯罪?

是的!一道又一道的问题。不过这还不够绝,最绝的是,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不在警察总部,而是在杰出巫统律师沙菲宜阿都拉(Shafee Abdullah)的法律事务所的会议室。沙菲宜在应付如蒙古女郎谋杀,雪茄女郎非礼等那样的案件已有「臭名远播」的名望。给我任何一个受质疑的案件,你都会看到沙菲宜涉及其后。而现在这个人在他位于`Kenny Hills'的律师楼的会议室协调安华鸡奸指控工作。

Kenny Hills是位于吉隆坡市中心西北面五公里的半山豪宅区

这个在《沙菲宜律师楼》的会议室里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驻有四名警官,由一位叫做阿兹(Aziz)的长官带领。可是为何他们驻在一个巫统律师的办公室,而不是在警察总部呢?这是一个警方的官方行动还是秘密行动?是的!我们看太多有关中央情报局的阴谋部门的好莱坞电影了。不知道沙菲宜和皇家警察也看了同样的电影吗?看起来是有的!因为这个在巫统律师沙菲宜的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简直就是抄自这些电影的桥段。

在这个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内有一张白板,白板上有两个名字: 安华和RPK。这两个名字下面有许多各样纸条、潦草字迹和刻画。那里还有图表和方略如何把安华和RPK涉及各种犯罪,然后把他们关起来,直到他老到牙齿掉光为止。

是的!警察向巫统律师负责!而沙菲宜作为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和警察首长及总检察长的协调人。而这个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警察特别行动中心」是为了要探讨如何把安华和RPK关起来。而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必须要在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成立的原因是因为如首相阿都拉所说的那般,警察首长和总检察长并没有正式的介入安华的鸡奸案。

沙菲宜不是个普通人,实际上他不是个人,他是个恶魔。但他可是马来西亚第一位最杰出的「鸡奸学家」,他是鸡奸犯罪的专家。政府这么说道∶「他只不过是个普通医生、全科医生」,这是为什么普斯拉维的医生报告被拒。他行医了超过20年又怎样?一位普通医生的诊断是不能接受成为证据的。他们需要的是「鸡奸学家」——鸡奸专家的诊断,而沙菲宜是马来西亚第一位最杰出的「鸡奸学家」。

(Hospital Pusrawi)普斯拉维医院

这是为何二级高级助理警察总监莫哈默洛万莫哈默尤索夫(Mohd Rodwan Mohd Yusof)不在警察局或警察总部与赛夫见面。这个「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并不在警察局或警察总部内,而是在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会议室。而在这个律师楼内和赛夫见面是很危险的,让一些人看到就不妙了。那是为何洛万要在凯煌酒店(Concorde Hotel)的619号房与赛夫见面。

好!所以洛万在案发一天前与赛夫见面。不过,也许是洛万有预知能力或他有一粒水晶球,然后他看到隔一天会有鸡奸案发生。有些人真的有这样的预知能力的。无论如何,不管时刻又出错还是怎样,他们还是「有证可据」来证明安华在赛夫与洛万在凯煌酒店619号房见面后一天就鸡奸了赛夫。

其中一项决定性的证据本来是来自普斯拉维的医生的医药报告,也是赛夫在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2时正所做。不过,那医生却说他检验过赛夫后发觉没有任何鸡奸的迹象。这报告冒出水面后,医生也失踪了。所以现在他们无法使用这个证据了。

而下一个证据本来应该是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四时正在吉隆坡中央医院(Hospital Kuala Lumpur,HKL)所做的第二份医药报告。不过,吉隆坡中央医院的门诊部在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四时正就打烊了,所以又怎麽能够做出第二份医药报告呢?是的,就是那样!没有什么第二份医药报告,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医生也反对捏造一份医药报告说做了第二次的诊断,或是说他们找到鸡奸的证据,因为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既然没有任何在普斯拉维及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医生要和警方合作,最后一个证据就是赛夫的底裤了。好!赛夫的底裤上没有安华的精液。不过这是小问题,只要在化验部里的阿谁愿意供证说他们有验到赛夫的底裤,而他们也有找到安华的精液在上面的话,那就够好了。他们就能对安华立案,根据这个来自化验部的证据来起诉他。

不!化验部门的报告还没有出炉。根本没有什么来自化验部的报告说他们找到安华的精液在赛夫的底裤上。这是因为他们首先必须拿到安华的样本,这样才能放在底裤上,这样化验部才可以「找到」。

不过安华又很蠢,他既猪头又顽固,他拒绝交出他的样本。若安华拒绝让他们抽取他的样本,他们有如何能够把安华的精液放在赛夫的底裤上呢?化验部总不成在报告上说只要警察一把安华的精液放在赛夫的底裤上的话,他们就能找到证物了。不过既然安华不愿意交出他的样本,所以这个计划就有点失败了。

不过不要紧的,只要过了这个月,国会就会通过一项新法律,说若警察要你的样本,你就得给他们你的样本。拒绝这么做的话就是犯法了,要坐牢的。他们会尽量在独立前,也就是八月三十一日前通过这项法律。然后他们会把这项法律的有效性追溯至通过日期之前,好让通过这项法律的日期前的任何「犯罪」都涵盖得到。

一旦这个《脱氧核酸核糖法令》成为法律,他们就可以再搞安华一镬,安华也不能再拒绝交出样本。然后,他们一旦拿到安华的样本,化验部就能够在赛夫的底裤上「发现」到污迹。然后他们就可以逮捕及起诉安华。然后谁知道,他们也许还能够入安华的罪呢?

是的,这个沙菲宜是很厉害的「鸡奸学家」。他的律师楼内的会议室内的白班上有名字、图表、纸条、潦草字迹和充满刻画。这个会议室成为「警察特别行动中心」已经很久了,那早在2008年6月28日的案发日期之前更早就成立了。那不是为了破鸡奸案而成立的,而是为了制造鸡奸案而成立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们还缺少一样很重要的证据。他们还缺少需要放在赛夫底裤上的安华样本。不过他们将会在新的 《脱氧核酸核糖法令》通过后,就能够利用这新的法律来强迫安华交出他的样本。当安华完蛋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关闭这个在巫统律师《沙菲宜律师楼》内的会议室内的「特别行动中心」,然后在有必要处理一些特别案件时,再次重开。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Shafee Abdullah: sodomologist extraordinaire
作者:拉惹柏特拉
翻译:ECS283
校对:西西留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