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与金钱游戏:新闻界的沦落

825

过去一个月,马来西亚中文圈子最劲爆的新闻,除了首相纳吉的大马城交易破局事件,就是轰动全城的金钱游戏。

自从“解救普通人”金钱游戏(JJPTR)在4月22日声称遭人骇入投资系统导致亏损,最后宣布崩盘,国内多达27家金钱游戏公司在过去1个月,陆续传出崩盘消息或提出转盘计划,其中更有许多创办人已失联,受害人数不可估计。

截至5月2日,国家银行已经冻结了238个疑涉及金钱游戏或骗局的银行户头,以展开调查。

当然,今天讨论的不是金钱游戏有多猖獗,而是马来西亚媒体在这件事情有没有尽到媒体责任?笔者身为圈内人士,对有关现象无言以对,国内不论主流或网络媒体,对金钱游戏的报导,表现实在差强人意,未能尽到第四权责任。

先看看Boston Globe这一家美国地方性小报在2002年处理神父性侵事件的方式,再看看最近媒体的表现,也许我们可以看得更深刻点。

媒体存在的目的与责任

Boston Globe 这个小报在 2002 年揭露一系列神父性侵事件,使得原本被当作单一事件被个別「和解」掉的无数丑闻被串连成一件「被体制纵容与包庇」的大事。

这个深度报导被发布后,在全球引起涟漪效应,各国纷纷爆料相关的体制性丑闻,以至於最后连教宗都被质疑是否知情。逼得当时的波士顿教区主教 Bernard F. Law 不得不辞去主教职位。但是后来又被当时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指派为天主教神职人员以引为傲的职位“罗马圣母大教堂大祭司”。

此外,现任教宗 Pope Francis 在 2014年五月宣布将接见一群性侵受害者,并严厉地公开表示绝对不容许神父性侵,也绝对不容许包庇神父性侵(Zero Tolerance)。

Boston Globe 后来因为这个报导而获颁普立兹奖。这个故事还被改编成电影《惊爆焦点》(Spotlight),而这部电影也获得了第8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

在这一部电影里,记者们急着要抢在其他报社之前报导已获得的大量性侵案,但是深度报导小组 focus 的组长和社长都一致要求继续挖掘更深层的结构面,直到足以把整个体制性问题(institutional)全面挖清楚,证据确凿,让教会毫无遁词的机会,非得戮力改革不可。

他们两人一致地向记者提醒:我们要的不是喧腾一时的报导,而是彻底解决问题。

马来西亚的媒体在做什么?

在执法单位尚未采取行动对付JJPTR之前,本地媒体对金钱游戏的定调,只是社会事件,报导范畴和深度也是差强人意,甚至有抄袭专门踢爆金钱游戏的面子书专页《原来是这样》的嫌疑。甚至可以这么说,拥有庞大消息网、记者群及资料库的传统媒体,揭发金钱游戏的力度和深度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面子书专页。

请问,主流媒体以后还好意思抨击社交媒体的消息不可靠?主流媒体现在忙着在面子书转发或抄袭中港台的羶色腥新闻,基本上跟他们以往抨击的社交媒体根本没有分别了。

当执法单位采取行动对付JJPTR之后,媒体对金钱游戏的报导更是一面倒跟着执法单位的调查思路,完全丧失独立思考,更别说继续挖掘更深层的结构面,把整个体制性问题全面挖清楚。

众多主流媒体,也只有《南洋商报》针对金钱游戏作出全方位的报导,表现算是差强人意,不过不失。然而,作为唯一一家能够跟李宗圣做独家专访的媒体,其报导内容也让人摇头,几乎变成帮李宗圣免费宣传翻盘计划。

李宗圣落网之后,陆续曝光的警方调查结果,更加显得《南洋商报》当初的独家报导,不过是独家广告。

至于那个声称“深度报导有影响力的新闻和论点”的著名网络媒体 — 《当今大马》,竟然缺席金钱游戏的报导,你没看错,《当今大马》针对金钱游戏的报导,是“0”,完全不理会这宗事件,其编辑团队的决策逻辑,果然非主流。

金钱游戏只是社会事件?

JJPTR以及其他金钱游戏,涉及金钱数目之大、受害人数量之多、牵涉层面之广,稍微有新闻触觉,就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一宗普通的社会事件,几个毛头小子就能做得出来。

然而,拥有资源去调查及报导的媒体,竟然无法全面报导事实真相,更无法报导完整的事实,更甚的是,表现竟然还不如一个面子书小专页。新闻界的沦落,莫过于此。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