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为了夺权,已经没有下限,只有S4S这班傻佬还蒙在鼓里

583

纳吉为了夺权,已经没有下限,只有S4S这班傻佬还蒙在鼓里!

版主前言:S4S这班家伙我一直很感冒,他们真正体现了什么叫做 “自圆其说”,但是不知道经历了几次被国阵打脸,依然大言不惭的试图帮国阵圆谎。从以前说人联党会支持独立,需要靠本土政党才能争取独立,甚至浩浩荡荡号召全砂拉越人签名,搞到最后现在连一分像样的报告都拿不出来。亏我们之前还给他们上报的机会,结果原来是一坨屎。

霹雳变天,你还记得吗?
很多人相信都忘记了在2009年发生的霹雳变天大事件。当时的霹雳变天号称马来西亚宪政危机,以微差执政的民联政府(当时还是民联),民联31席 VS 国阵28席,国阵只需要三个人跳槽就可以拿回执政权,相比起当时的其他州属,霹雳是最摇摇欲坠的,也因此成了下手的最佳缺口。后来的三个议员跳槽,就成了霹雳二度变天的最佳契机。(跳槽者之一许月凤至今不敢踏入九洞选区)

事件发生在2009年5月7号,正好是纳吉正式成为首相的一个月后。纳吉算是巫统当中最没有政治底线的领导人,他的手即使占满鲜血依然面不改色,而霹雳政变,只是他开始的最初一步挑战宪政底线的手段。如果说霹雳政变只是霹雳人自我玩弄的一个手段而没有经过纳吉首肯,说出来肯定没人相信。

整个霹雳政变的过程堪比电影,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上网查资料,我只会在这里写大概,免得浪费大家时间。

故事大纲:霹雳民联微差执政,国阵找到缺口,弄到三个青蛙跳槽,霹雳民联其实一早手上就有 “跳槽即跟议长辞职” 的信件,也交到当时的议长西华古玛手上,议长西华古玛宣布议席悬空,但是选委会不配合这个信件的法律效益,宣布三个青蛙依然保有议员资格(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

大臣尼查立刻进宫觐见苏丹要求解散议会,但是按理来说苏丹会配合州领导人,可是这次没有(这是另一个关键点),后来新任纳吉钦点州务大臣赞比里率领宣誓就任,三千民众抗议,红头兵发射超过五十枚催泪弹,这时候民联召开议会,但是却被州秘书和州议会秘书组止开会,议长西华古玛率领议员在100尺外树下开会,但是后来法庭宣判议长不可召开非法会议(这是另一个关键)。

5月7号,国阵召开州议会但是却没有通知唯一的合法议长西华古玛,尽管如此,西华古玛当天依然进入议会开会并且强坐在议长椅子上不离开,跳槽议员许月凤在议长仍然在议会厅的时候,宣布主持议会并且撤换议长(这还是关键),并推举非议员甘尼申成为新任议长,警方这时进入议会厅强行带走议长西华古玛,并且将其软禁一个小时,甘尼申坐上议长位子,宣布州议会延期、休会。

霹雳政变再看砂拉越议会,纳吉从此没有底线

霹雳强势夺权,已经成了马来西亚先例。在完全没有任何合法性的情况下,逆转一个州政府。更何况是美里埔奕的一个州议席?

陈长锋有没有双重国籍在还没有任何法庭下判之前,单靠议会厅内的黄顺舸所谓的 “证据”,直接动议要求撤销陈长锋议员资格,并且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完成辩论,以投票方式(70对10票)通过动议,这个做法简直是马来西亚另一次的宪政危机。

一个议员在没有任何实质证据之前,被议会直接下判,开了先河,是不是议会将成为以后国阵铲除异己的手段之一?没有人否定议会撤销议员资格的权利,但是任何撤销议员的做法都应该要有足够的说服力才能将一个议员撤销,而不是马马虎虎、随随便便的在短短一小时之内以人数优势通过动议。

S4S的领头羊适合做绵羊,自己的国度宪政危机了还在梦游

S4S的领头羊还试图帮国阵的极权圆谎,摆到明就是铲除异己的行为却被梁传宏解释成合法合理。你们自己的国度砂拉越已经面对宪政危机了你知道吗?

先不说砂拉越会不会独立,只是看看砂拉越政府开了这个先例,以后万一公投法通过并且在砂拉越实行,若是有一天在野党提出的公投法国阵不满意,而国阵要用自己的版本的公投法针对砂拉越一些大众事物来公投,用动议把议员先赶出议会,然后在通过动议提呈某某公投法,然后再利用这个公投法迫害百姓,到时候你负得起这个责任?
砂拉越报馆的老总要搞清楚,我们砂拉越人今天面对的不是一个议员被革除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而是整个砂拉越甚至全马的宪政危机!如果报馆始终站在 “这是小事” 的角度来处理,砂拉越人始终当作这是一件小事,那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MA63 已经作废可是即使国阵避而不谈,我们砂拉越人也不出声了。
水煮青蛙,就是如此。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