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方设法置陈长锋于死地,国阵背后大阴谋!

986

版主讲话你要听:自从上一次写到关于王萌翔的内幕之后,许多来自各个地方报界的爆料者都试图PM我,把他们所谓的爆料丢给我然后希望我能出一篇他们所谓的爆料文。其实我想跟网友说的就是:你们的料不足、不够爆,我是没兴趣的,自己好好检讨去吧。就在我心灰意冷无所事事的时候,信箱来了一篇近期算是在美里的热门话题,我看了看资料,还算是有点东西可以写,所以我就把它在这里写出来了。当然,看到这篇爆料的读者不要尝试去找谁才是爆料的人,因为找到了的话,事实对当事人来说是很残酷的。往往开枪的那一个,都是最XX的人,不是吗?

美里记者大风波?黑手剑指陈长锋!

记者协会上党部,就如同陈长锋杀人父母
火箭一个新任议员叫做陈长锋的,前几天在FB写了 “美里一个记者,惟恐天下不乱”12个字,但是却引起北砂新闻协会(简称北砂新协)拉大队跑去火箭党部 “追根究底” 质问陈长锋所指的记者到底是谁,不然就是侮辱了整个记者圈子。版主当然觉得这件事是小事,毫无痛痒的一个面子书帖文却可以引起北砂新协突然爆发的新闻敏锐度,甚至在现场使用 “如同杀人父母” 的语气来追问陈长锋的答案,让我不禁啼笑皆非。
如果没弄错的话,当时北砂新协带着大队冲上火箭党部,而其中一个就是陈长锋暗指的记者。据悉,当时被逼上火箭美里党部的记者群之中,其实很多记者是觉得这件事根本在小题大做,但是碍于自己是记者的身份,加上北砂新协开声,所以只好陪着他们几个一起上去大闹天宫。换句话说,当时冲上党部的记者群当中,超过一半其实是比喻无奈陪着演戏(笑)。
来龙去脉,竟是一件小事
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真的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大家相信都知道,在选举过后若干日子,就会把选票给烧掉,并且是在所有候选人面前烧掉。这是选举委员会一直以来的做法。当时陈长锋就拿起其中两张选票是投火箭的在现场打算拍照留念,但是当时被选委会官员阻止了。所以后来陈长锋就没有把这张照片放上网。可是第二天诗华日报却出现了这样一篇新闻:
然后在五月四号再刊出另一篇新闻:
砂拉越人联党埔奕支部宣教秘书范发春就马上出了一篇文告大力谴责陈长锋亮票不对啦……罔顾选民秘密投票的权利等等……洋洋洒洒570字。(这篇文告也出现在其他报章,但是这里就不替他们乱打广告了)
在第一篇新闻出街之后陈长锋才在Facebook 上写了 “美里一个记者,惟恐天下不乱”这十二个字,也导致后来的北砂新协拉大队冲上火箭党部要求陈长锋指名道姓说出哪一个记者唯恐天下不乱,以免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好了,故事说完了,是不是觉得根本只是一件小事呢?而这件小事后面的主谋是谁,我还不知道,但是我很确定,这个记者是要陷陈长锋一个大阱。

套用王萌翔模式,创造美里议员被告先例!
这个美里记者名字是什么其实陈长锋一直不愿意透露,甚至被拉大队指鼻子质问他还是打哈哈带过。后来行内人提供的资料显示,这个女记者叫做郑雨凉!为什么陈长锋不愿意透露这个人的名字呢?据我推测,这个女记者就是在等一个机会,只要陈长锋沉不住气,一怒之下把女记者的名字泄露,女记者郑雨凉就可以趁机提告!别忘记,当时北砂新协的态度是要以 “陈长锋涉及诽谤” 的罪名要求他把事实讲清楚。其实陈长锋当时若是真的把名字讲出来,那当事人也就是郑雨凉就可以立刻提告,趁机玩弄陈长锋一大轮。至于北砂新协的会长杨万勇为什么会这么落力帮忙实情则不清楚,也可能是身为会长,会员 “有难”,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将来在记者界很难立足吧?没人希望自己卸任之后以 “没用的会长” 当作在任政绩的。

郑雨凉陷害陈长锋不是新闻,旧事就有一例
还记得前阵子有个 “脑残议员” 说过五块钱的停车费太便宜,然后被网民公干的事情吗?不记得了?不要紧,我给你看个来自陈长锋面子书抓来的剪报:

想看看,如果陈长锋身为火箭议员,才中选不到三个月就说出这种 “脑残” 的言论,请问老百姓会怎么想?你没猜错,你现在看到的这一篇剪报,内容就是来自郑雨凉的手笔

国阵目的就是弄死陈长锋,无所不用其极
从停车费事件,到后来的十二字风波,再到今天的议会撤销议员资格,其实陈长锋早就被target很久了!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国阵的候选人在败选之后心有不甘,加上国阵一直要收复失地,早就已经想方设法要陈长锋完蛋。除了利用记者去抹黑、弄脏陈长锋名誉之外,另一个最好的管道,就是利用州议会与法庭。许庆璋当初爆冷败选,就入禀法庭要求审判陈长锋,谁知道因为技术问题导致法庭不受理案件。于是国阵就把枪头转移到州议会身上,议长配合黄顺舸玩弄双重国籍的议题,在州议会内把陈长锋议员资格取消,成为马来西亚首例!州议会公然藐视法庭暂且不提,可是议会可以把一个仍然无罪之身的议员靠动议来撤销资格,实属疯狂!如果这个先例一开,是不是表示以后任何民选的议员进入议会之后都可能被撤销议员资格?选举意义在哪里?

记者界危机四伏,在野议员步步惊心
2008年后,许多马华还在控制的媒体核心领导层,逐渐分崩离析。但是马华始终还是政府成员,而中文媒体很多人还是喝马华奶水长大的。当然,砂拉越也不例外,只不过喝的是财团和人联党的奶水而已。啊,忘了跟大家补充:砂拉越报馆,也是财团的。
而这些喝着国阵奶水长大的媒体领导层,往往都在玩弄一些很小的伎俩,但是却非常好用。首先,媒体界会有人来有人走,每当有人走的时候,尤其是高职位不可能悬空。所以就从小记者当中去提拔 “符合老板心意” 的上来做编辑、主任。而这些小记者能不能鸡犬升天,就看平时怎么帮老板出气、玩弄在野议员而已。例如砂拉越某家报馆,有个主任离职,后来就安排了某部长的情妇当上高职。
当上报馆高职有什么好处呢呢?好处可多了。首先,如果小记者当中有谁不听话,老是写在野党议员的好话,不把消息透露给马华人联党知道来做立刻的回应,那就等着被调去副刊混日子。再来,若是跟在野议员走得太近,那就等着坐冷板凳,不让你出去做采访等等。
而2013年之后这个现象更是激烈,媒体市场萎缩,老派的报人未必能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生存,就一一离职。但是现在媒体界内的领导层,尤其是中文媒体,基本上都是国阵的 “好朋友”,小记者如果要讨老板欢心,只能学学王萌翔或是郑雨凉了。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