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城交易破局:揭秘各方利益集团的角力

5645

Bandar Malaysia交易破局,最近成为大马商界或政治圈最为火热的课题。

Bandar Malaysia 之所以那么火热,除了拥有如中国那么财大气粗的投资者,更重要的是Bandar Malaysia 是纳吉的其中一个政治遗产,Bandar Malaysia 的规模和建造,就如当年马哈迪的KLCC计划。

当年老马把一块安邦跑马园华丽转身成为今天吉隆坡心脏地带,老马推行该计划期间,碰巧也和纳吉一样,遭遇政治内斗和亚洲金融风暴。

在老马的操盘之下,KLCC的政治象征意义非常大,正因为面对严峻的金融风暴与党内斗争,KLCC成为凝聚人民的希望和团结的催化剂。

KLCC与国油双峰塔的计划,连已故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也自叹不如,因为当时的亚洲金融风暴差点把东南亚国家都搞垮,但是大马却在这时候展现建造KLCC的能力,反映Malaysia Boleh的精神。

今天纳吉试图东效西颦,以Bandar Malaysia打造另一个KLCC的奇迹,

然而,今非昔比。政府以前还可以依赖Petronas打造门面,如今国库空虚,纳吉就只能靠中国资金来完成Bandar Malaysia,而且这一笔资金还需要填补一马公司的天债。

Bandar Malaysia,中国地标还是马来西亚地标?

配合中国推行的一带一路计划,中国未来将在亚洲建造属于自己的核心的商业价值链,部署中国在亚洲经济,文化,基建,外交,国防,和政治的交流。

财雄势大的中国企业自然是纳吉的政治救星。自从1MDB丑闻爆发,纳吉在国际社会的声望可谓恶名昭彰。中国在大马的投资也可以解读为与纳吉做了一场政治交易,各取所需。

仔细观察中国在大马的投资,不难发现,其中大多是拥有策略性的基建工程,而且都是在大马的策略性地标。

柔佛的Forest City(森林城)填海计划对面就是新加坡重型工业区Jurong,马六甲的海滨计划(Melaka Gateway)大力提升马六甲深水码头。坐落在市中心距离KLCC不远的Bandar Malaysia,也将成为中铁和中国企业的总部。

除了直接拥有策略性的计划之外,中资也投资不少大马的基建计划,与本地的基建或建筑公司Joint Venture或拥有股份。

中资在大马的合作伙伴包括IWCity,Titijaya,柔佛基建等等。负责发展Bandar Malaysia 的TRX突然投下震撼弹,宣称中铁与本地发展商Iwcity联营的财团由于没有准时在期限内支付Bandar Malaysia计划的余款,取消该交易。

这突如其来的宣布,顿时让Bandar Malaysia 和1MDB事件刮起一场商界与政治的风暴,众说纷纭。

加上最近Forest City 计划处于难产的状态,让人不禁联想,如果中国政府暂停所有在马来西亚的发展计划,是否将会引发一场骨牌效应,导致许多基建还是工程被迫停顿,而马来西亚因为过度依赖外国资金,导致许多基建和房产停滞不前,最终重演上世纪90年代的金融风暴。

无论如何,这一次Bandar Malaysia 的交易风波,主角其实不是纳吉!

企业斗争还是政治博弈?

Iwcity全名叫Iskandar Waterfront City Bhd或叫Tebrau Teguh Bhd。

原本是一家在柔佛Iskandar地区的发展商, 是iskandar 发展初期的其中一个主要发展伙伴。老板林刚河,跟柔佛苏丹拥有密切来往。林刚河除了拥有许多在Iskandar区内价值连城的地皮之外,同时跟其旗下概念性公司Ekovest的老板也是叔侄关系。

IWCity之所以能够成为中资合作的首选,除了林刚河在基建和建筑方面拥有广大人脉,更重要的是跟林刚河合作,等于和柔佛苏丹合作。

Forest City就是其中一个透过柔佛苏丹而获得的填海计划。换言之,林刚河其实在扮演中间人的角色,替中国与柔佛苏丹进行交易和合作,因为在柔佛州,真正的实权领袖,是柔佛苏丹而不是柔佛州务大臣。

根据以上述推测,IWC-CREC联营集团,幕后藏镜人其实就是柔佛苏丹。毕竟柔佛苏丹不适合抛头露面做生意,更何况是Bandar Malaysia这种跨国巨型基建。

Bandar Malaysia 的交易阶段性破局,顿时充满变数,内情并不简单。

Bandar Malaysia跟IWC-CREC的交易破局之后,市场传言另一位本地华商林晓春(Desmond Lim)的WCT和Malton,将成为新的合作伙伴。

Iwcity的失败,导致其股价一落千丈,反而WCT和Malton 的股价应声大涨,表面上看起来是普通华商角力,但更深一层其实是纳吉朋党和柔佛苏丹的博弈。

这在大马政商勾结的社会,其实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通常政治人物不方便露脸,只好通过代理人出手。

但是,由于Bandar Malaysia的计划过于庞大,导致任何一方都必须获得中国的祝福才可以进行下去,因此,这场游戏最大的玩家其实就是中国 。

今年或明年是大选年,如果纳吉没有及时获得来自中国的资金,纳吉可能就斗不过老马。纳吉需要庞大资金来安抚党内诸侯,应付大选,维持政权,

然而,国库空虚,1MDB的海外资产又被冻结,纳吉根本没有足够的政治资金安抚巫统各路军阀。

不幸的是,正巧中国进行严格的金融管制,以防止资金进一步外流,中国已经悄悄地沽空与本地合作企业的股权,或拖延不那么重要的投资项目,Forest city就是中国企业留下的烂摊子。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老马还是中国?

Bandar Malaysia 的幕后玩家,并不只是纳吉、柔佛苏丹和中国。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幕后玩家其实就是老马。随着Forest city的糊涂收场,Bandar Malaysia的交易告吹再次应验老马的预测,更打击了纳吉阵营的如意算盘,也加强老马阵营的拾起。

所谓姜是老的辣,老马非常清楚,现在能给救生圈纳吉的,只有中国。如果断了这条线,纳吉拿什么来跟老马斗?

不过呢,由于本游戏的大玩家是中国,不论各方诸侯,都需要顾及本地对中资的反应和情绪,因此这场戏还是可以继续唱下去。

当然中国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中国志在的策略性地标及战略性部署,而不是贴钱给纳吉玩家家酒。顾及国际形象,中国也不想被视为腐败政权的支持者。

针对HSR计划(高铁,High Speed Railway),中国是志在必得,因为只要火车轨道完成,那么中国就能避开美国海军,直接垄断陆地上的运输业。

当年日本军在二战时期也是为了同样的原因建造死亡火车轨路,从缅甸直接连接日本,在战略上避开在海面拥有优势的美军。

如果中国有份令交易破局,可以解读为想对纳吉施加压力,确保中资获得铁路工程。那么bandar Malaysia 可以就当成附送品。

至于老马则希望利用中国的金融紧缩政策,一举击败两个宿敌,柔佛苏丹和纳吉,一来可以继续分裂纳吉的阵营,二来可以削减柔佛苏丹的锐气,一石二鸟,何乐不为?

Bandar Malaysia的博弈,其实才刚开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