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再分裂!不满母体与国阵合作,雪伊党议员酝酿跳槽

1831

伊斯兰党在全国大会上通过与公正党断交及全面攻打公正党议席等动议,可能因此再次引发内部矛盾并动摇雪州政权,有人说,这会严重冲击希望联盟来届大选胜算,导致事后爆发公正党雪州议员跳槽的谣言。

但是,探子回报,事实并非如此。公正党也许怕输掉来届大选,但是雪州伊斯兰党的议员和大大小小在雪州政府分享执政资源的党员及支持者,更怕输到底裤都没有,

据悉,至少有5个伊斯兰党雪州议员不满母体明目张胆跟国阵眉来眼去,酝酿跳槽去公正党或团结党。

这5个州议员,分别是:

1)Abd Rani Bin Osman – Meru州议员
2)Ahmad Yunus Bin Hairi – Sijangkang州议员
3)Halimah Ali – Selat Klang州议员
4)Hasbullah Bin Mohd Ridzwan – Gombak Setia州议员
5)Iskandar Bin Abdul Samad – Cempaka州议员,伊党副主席,雪州行政议员

明眼人都知道,伊党虽然掌握了20%的马来票,但是其党主席哈迪阿旺倒行逆施,来届大选肯定得不到非穆斯林的支持,伊党跟公正党断交,单打独斗更加不用想赢得雪州任何议席。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议员如果还想继续议员生涯,不要跟哈迪撞冰山,跳槽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过往的选举,伊斯兰党成为在野联盟的一份子以及和其他在野党有选举协议时,表现得最好。

1999年全国大选,当它是替代阵线(替阵)的一员时,它赢得历史性的27个国会议席。2008年,当它和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有避免三角战的选举协议时,它赢得23个国会议席。2013年,当它是人民联盟(民联)的一员时,它赢得21个国会议席。

单独竞选时,伊斯兰党最好的选举表现是在1959年赢得13个国会议席。就算是1974年全国大选,它是刚成立的国民阵线(国阵)的一员时,它也只能赢得13个国会议席。

哈迪凭什么如此满怀信心,认为伊斯兰党可以超越1999年全国大选的表现?当时它是替代阵线(替阵)的一员,赢得27个国会议席。

纯粹为了论述而言,假设伊斯兰党可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和希望联盟(希联)避免三角战,并且竞逐和2013年全国大选同样的席位(这不是必然的情况)。

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假设伊斯兰党能基于纳吉和国阵不受欢迎,而比2013年全国大选多赢得2%的马来支持票。

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假设伊斯兰党能因为不再是任何在野联盟的一份子,而比起2013年全国大选时,只失去50%的华裔支持票和30%的印裔支持票。

这样一来,伊斯兰党的国会议席将由21个减至13个,和哈迪所幻想的40席相去甚远。

在最坏的情况下,假设马来选民因为伊斯兰党和巫统过于亲密而惩罚伊斯兰党,导致伊斯兰党所获得的马来支持票比起2013年全国大选时减少了2%。同时,比起2013年全国大选,伊斯兰党的华裔支持票下降60%,以及印裔支持票下降40%。这样一来,即使伊斯兰党能避免三角战,它的议席将下跌到只剩6个,而且都在吉兰丹州。

哈迪在欺骗他自己和其他伊斯兰党的领袖以及支持者,以为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独自参选的话,它能表现得比2013年全国大选更好。

他那赢得40个国会议席的幻想,若不是白日梦,就是痴心妄想。

伊斯兰党的支持者应该了解,这只是哈迪的幻想。要看到马来西亚发生实质的改变,他们反而应该投选目前已加入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的希望联盟,因为我们是马来西亚唯一可以打败纳吉所领导的腐败国阵政府的政治力量。

在雪兰莪,有人幻想着伊斯兰党可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单独赢得足够的席位以组织雪州政府。

选举分析员对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雪州州议会前景比我更加悲观,其中一人预计伊党最多只能赢得一个雪州州议席,即:

 “在雪州,伊党最乐观的情况是,在第13届全国大选赢得的15个州议席中,它将会失去14个。即使是在一对一对垒的情况下,预计非马来人对伊党的支持会崩溃,而马来人的支持增加有限,将使其在雪兰莪州议会中剩下一个单独的席位。这不足以让它跟国阵或是希望联盟谈判以组成下一届州政府。“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