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沙布丁只是先奸后娶?幕后你差点忘了的事实

1924

你以为沙布丁只是先奸后娶?
幕后你差点忘了的事实

沙布丁,是近期热门政治人物。

他是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在巫统内部隶属于纳吉派系。记得当初纳吉砍下幕尤丁的副首相身份时,沙布丁是巫统内部站在最前锋帮纳吉挡完所有子弹的主要人物
巫统一直想要把槟城的执政权拿回来。但是如果单靠民政党邓章耀这样的水皮角色来处理的话,基本上国阵/巫统要拿回槟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最近邓章耀还搞个悲情诉求,说国阵没有指望拿回槟州,只想当个强大的在野党)。除非林冠英自砍双脚、自掘坟墓。可是,林冠英并没有做过什么很笨的事情。所以在无奈之下,巫统只好靠自己出手。

毕竟相比起民政党,巫统所控制的机关、媒体,跟民政党所能控制的范围相差太远。只要有人开始玩弄巫统所喜闻乐见的政治议题,巫统就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进行全盘操控。

于是沙布丁就成了马前卒。

沙布丁的喜欢派钱乐善好施的作风,槟城记者一定很清楚。据悉,沙布丁的记者会,尤其是在大选期间,每一场几乎都会派RM50-RM100的红包来作为奖励。至于有多少记者从沙布丁手中拿过这笔钱,你们自己心知肚明。至于沙布丁有专访或是特约之类的,那就不确定到底准确的数字是多少了。

不久之前,沙布丁就成了槟城对林冠英开打的第一个巫统人,使用的手段就是著名的林冠英购屋事件
所以如果你是因为先奸后娶才认识沙布丁,就更应该详细了解沙布丁到底是什么角色。
其实沙布丁的底真的这么干净?还是媒体根本没有把事情给放大呢?这背后的媒体阴谋,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再写一篇关于槟城媒体怎么配合巫统玩弄课题的操盘,这里暂时不提。

事件缘起
沙布丁当时身为槟州区域发展机构(PERDA)主席,以超低的价钱贱卖槟州威省高渊甘榜督克拉末(KG Tok Keramat)的民地。

至于怎么贱卖、价格如何呢?
这就要从29年前说起。
1986年2月27日,征用这块民地是以RM170万的价格收购,理由是用来兴建公共房屋的。而且当中也有条例是指明这快地的下一任买主必须是用来发展公共房屋,简单来说就是拿来发展廉价屋。
29年后,这片土地就以非常低的价格卖给了一家公司——SYT Prestige私人有限公司。当时州政府揭发这件事情的时候,SYT Prestige私人有限公司恰好在这么刚好的时机提呈去威省市政局发展图,以寻求规划图被批准。

超低价出售,RM1520万跑哪里去了?
这片土地的现在卖价是RM140万。简单来说,当初(29年前)以RM170万入手的土地,现在却以RM140万脱手。其中白白亏损了RM30万。当然,字面上、书面上,只是亏损RM30万,但是实际上这个数字还多了很多。因为经过联邦政府对该片土地的估价,这片土地目前值RM1666万。也就是说,在高买低卖的处理上,这个土地的亏损整整亏了RM1520万。SYT Prestige私人有限公司以市价的8.6%买下了这片土地。但好笑的是,所有市政局关于这片土地的申请,全是店屋发展计划,完全没有任何一个是兴建廉价屋的。

至于白白亏损的RM1520万,到底跑哪里去了呢?坊间传言,这是沙布丁从中得到了大约RM800万的回酬。当然这RM800万并非他一个人私吞:要想想,买通各个巫统区部领袖、马仔及报馆主任,江湖上简称的 “掩口费”,就差不多值这个价钱。至于到底准确的名单,当初是谁领了这 “掩口费”,就不得而知。消息人士透露的只有这几个线索。相信槟城人自己可以观察一下,身边有谁突然暴富,并且跟沙布丁走得很近的,就差不多是他了。

好玩的是:沙布丁在说了先奸后娶的言论之后,怪罪媒体错误解读他的言论(即使已经有了影片证实,并且有国会的会议记录可以翻查),但至今却没有任何一个记者将沙布丁告上法庭,维护记者尊严。
掩口费的价值,就在这里。

Facebook Comments